文/比爾‧海頓

未來的某一天,可能有兩艘漁船從菲律賓呂宋島出發,向西開往大海。它們將把航線定向一個珊瑚礁,它的名字即來自它們出發的港灣巴約‧狄‧馬辛洛克(Bajo de Masingloc)。過去三百年,這個島礁有過許多不同的名字。西班牙人稱它為馬羅納礁(Maroona Shoal),英國人稱它為斯卡伯勒淺灘(Scarborough Shoal),中華民國稱它為民主礁,共產中國將它改名為黃岩島,而最近菲律賓民族主義者給它取了一個並不貼切的名字帕納塔格礁(Panatag Shoal),意即寧靜礁(Tranquil Shoal)。當他們抵達時,一行人看不到什麼東西:只有從四千公尺底下的海床冒出來的一座山的峰頂。茫茫南中國海中孑然獨立的一塊岩尖。

如果它再矮個三公尺,除了對過往船隻構成危險之外,它就不值一哂了。但是即便是高潮時,幾塊岩塊露出水面,每塊大小只夠有人站在上頭。由於島嶼的正式定義是「自然形成的一片陸地,被水面包圍,在高潮時高於水面」,區區這幾公尺可就大大有學問。受承認擁有一個島嶼,主人就對海洋、四周的魚,以及海床之下或許出現的礦物擁有權利。近年來,擁有它更有其他意義。對某些國家而言,得之則榮、失之則辱,是大國或龍套地位之別。也正是因為如此,在未來的這一天,兩艘漁船試圖前往這個島礁。

在假設性的這一天,船上載著揮舞國旗的菲律賓人:國會議員、退役軍官和資深的街頭運動者。在夜色掩護下,他們企圖溜過一艘中國海警局(China Coast Guard)的船:它守在這兒就是為了防止有心人士擅闖。它們差一點達陣成功。中國海警船正在島礁的另一端巡邏時,它們硬闖潟湖入口。這是相當危險的舉動。入口有三百五十公尺寬,但是潮水、海浪幾乎把漁船推去碰暗礁。就在他們接近島礁時,他們聽到一聲槍響,燈火突然大亮。一艘小船快速向它們趨近,有人透過擴聲器以英語喊出警告:「這裡自古以來即是中國領土。請立刻離開。否則我們將被迫採取行動。」但是菲律賓人繼續往前衝:他們已幾乎進入潟湖。另一聲警告:「如果你們不立刻離開,我們將採取武裝行動。請立刻下令船隻掉頭。」第一艘漁船只距潟湖入口十公尺,中方又開了一槍。這一次它不是照明彈。子彈打在水面上。

菲方漁船上的軍人要求船長繼續向前衝。他們有過槍林彈雨的經驗,可不害怕。他們已經走了這麼遠,現在可不能退卻了。他們將在這塊菲律賓領土插上國旗。另一排槍彈掃射到甲板上。一名船員當場斃命;一位國會議員肩胛中彈,另兩名積極分子受了重傷。但是船隻已衝進潟湖──軍人掏出武器、還以顏色。中方快艇退走,但是母船現在擋住潟湖唯一出口。菲律賓船隻已彈痕累累,眾人十分驚慌。一方面對傷者施以急救,國會助理也忙著用衛星電話求救。他們立刻連線接受氣喘吁吁的電視新聞主播現場即時訪問。馬尼拉方面,群眾圍聚在國防部和中國領事館外頭,要求當局要有所行動。北京方面,另一批群眾向菲律賓大使館丟擲石頭,網路戰爭爆發,網站遭駭。人人都要求要有所行動。中國政府拒絕准許菲律賓漁船離開潟湖,聲稱它們非法擅闖中國領土,必須依法處理。菲律賓政府要求中方釋放漁船及船上一切人員,並且派它最大的軍艦戈里格里歐‧狄爾‧皮拉號(BRP GregoriodelPilar)馳往現場。

中方不肯退讓,因此戈里格里歐號開火警告。沒有反應。菲律賓海軍特種部隊登上中國船隻,雙方在艦橋上鬥毆,有人開了催淚瓦斯,槍聲大作。接下來,兩架中國噴射機試圖掃射戈里格里歐號。它們沒有命中,但是這是最後一根稻草:菲方特種部隊退走,戈里格里歐號砲打中國船隻,打中它的船尾。中方船隻倉皇退走,菲律賓積極分子退出潟湖,被移到戈里格里歐號上施救。北京豈能容忍此一挑釁行徑。在全世界一片力促冷靜、要求節制的聲浪中,中方一支特遣部隊從海南島三亞的南海艦隊總部出海。

海上保險費率大漲,貨櫃輪取消航班,民航機改道飛行,半導體供應鏈斷了,「及時物流網」(just-in-time logistical network)開始瓦解。漁民停止捕魚、巿場架上空了、城市工人買不到食物、積極分子怒火上升、石油價格飛漲、政客喧囂叫罵、警告愈加嚴峻;但是情勢絲毫不見緩和。中國軍隊是在南沙群島最北的北子島(Parola)──位於黃岩島西方約數百公里──登陸。菲律賓薄弱的守軍只能象徵性的稍做抵抗。但是三公里之外,據守南子島(Dao Song Tu Tay)的越南軍隊,武裝較為精良,將中方的舉動視為攸關生死的重大威脅。他們以大砲及岸基飛彈攻打中國艦隊。雙方都召來空軍助陣。

戰鬥蔓延到南沙群島所有其他島嶼──各國在這片大洋的許多島礁、沙洲都紛紛派兵搶灘登陸。華府重申海洋自由攸關美國國家重大利益。它調派航空母艦戰鬥群進入本地區;其他國家派出象徵性船艦加入,以示國際決心。中、美船艦的對峙變得日益緊張:海上發生擦撞、潛水艇在水面下玩起貓捉老鼠的遊戲。日本軍艦奉令護送運油輪船。福島(Fukushima)核電廠事件之後,日本的發電業需要每六小時有一艘油輪抵達,才能維持穩定供電。印度政府表示願意援助其戰略夥伴越南,導致賭注越益攀升。接下來,德里有人決定,時機成熟,可藉以收復喜馬拉雅山脈一些失土⋯⋯

以上所述只是一份劇本,而且即使我寫到這裡,仍有許多善心人士用心良苦想方設法防止它發生。但是也有一些力量在推動亞洲向反方向發展。經濟競爭、超級大國邏輯和民粹的民族主義都在增進衝突的機會。南海是中國的野心與美國的戰略意志硬碰硬的第一戰線。數十個其他角色,從中型國家到小政客,也想伺機從衝撞之中謀求好處。各方皆在評估利益,不斷組建同盟關係:戰略夥伴、共同防禦條約──種種承諾網絡把世界與這個區域的未來結合在一起。如果有人開了一槍、殺了大公爵,世局會如何演變?

◎本文摘自《南海:21世紀的亞洲火藥庫與中國稱霸的第一步?》

相關講座資訊:

【犢講座34】南海危機一觸即發,台灣該如何因應?
主講人:林郁方(立法委員)、宋燕輝(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
主持人:閻紀宇(風傳媒副總編輯兼國際編譯中心主任)
時間:2015/06/18(四) 19:30-21:00
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二樓遊藝廳(台北市北平東路7號)
報名講座!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Official U.S. Navy Page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