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冬陽
推,是推理,談推理小說漫畫影集電影,談名探詭計類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銀子浸淫閱讀樂趣,花時間享受故事魅力。冬陽,推理評論人,現為社團法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熱愛推理小說,並大量撰寫中譯推理小說導讀、評論與推薦。

這樣的英雄偵探也同近幾年來風靡全球的美漫角色一樣,存有「他還是個人而不是神」的性格陰暗面。比方說,當閒來無事的日子裡缺乏謎案給予大腦刺激時,福爾摩斯會注射彼時尚未列為毒品的古柯鹼來尋求慰藉;他樂於與死亡為伍,沒事拿著左輪手槍朝房間牆壁開槍、選擇誘捕致命毒蛇而不直接與凶手對質,甚至慫恿自己的房東太太蹲在地上搖晃窗前安樂椅上的假人偶誘使敵人射殺云云。或許我們可以說這是名偵探專屬的怪癖,但福爾摩斯故事後期日益常見的莫名懷疑與悲觀思考,是不是因偵探本人見識過太多殘酷與罪惡所致?

閱讀至此,不知道有沒有人隔著電腦螢幕想開口問:「冬陽你是不是少講一個重要人物啊?」開玩笑,我怎會遺忘福爾摩斯的重要夥伴兼室友約翰‧H‧華生醫師呢?不過,在此先請大家停下來想想,要是把華生醫師從福爾摩斯探案故事裡抽離,似乎不影響多數事件的發展與結局,對吧?

對嗎?不對吧!不是嗎?好像是耶……(驚)

然而,一部推理小說如果僅由數個謎團或數具屍體、一名神探與犯人組成,交代完合情合理的推理過程與真相就算解決,豈不成了缺乏血肉、五分鐘推理式的紙上遊戲?

於是,華生醫師的登場變成關鍵至極的存在。

他是偵探的好助手,代替讀者以凡人的視角參與案件,卻又同時緊跟偵探的視線與思緒,直擊探案冒險的種種刺激;他是案件的記敘者,讓來龍去脈不只是呆板的說明解釋,強化了故事真實性並帶來立體鮮活的感受。他是福爾摩斯說話時的好聽眾、提出諍言的好朋友、解救危機的好夥伴,進而讓閱讀故事的我們與大偵探建立起牢固的情感,即便在日後不以「偵探-助手」模式書寫的推理小說,作家們多半都轉化了這項技巧,型塑出令人難忘的偵探群像。

重新造訪經典的收穫與滋味,光看一篇介紹文章肯定是不夠的。也別讓經典落入「常常聽人講,久了就以為自己看過」的迷思,實際讀一回,絕對勝過他人千言喔

冬陽一直推,咱們下次繼續推落去~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osé María Mateos

作家專欄-冬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