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冬陽
推,是推理,談推理小說漫畫影集電影,談名探詭計類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銀子浸淫閱讀樂趣,花時間享受故事魅力。冬陽,推理評論人,現為社團法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熱愛推理小說,並大量撰寫中譯推理小說導讀、評論與推薦。

您似乎認為我應該聽過您的大名。不過,除了您是單身漢、律師、共濟會成員及氣喘患者外,我確信我對您一無所悉。
──〈營造商探案〉

詹宏志先生曾在〈福爾摩斯的帳單〉一文中提到:「卡爾‧雅思培不就說過嗎?所謂的『經典』,就是那些我們不斷要回頭重新造訪、也不斷會有新的收穫的典籍。而在偵探這個行業裡,恐怕沒有比福爾摩斯更經典的了。」

因此,專欄第一篇文章很理所當然先推夏洛克‧福爾摩斯。

雖然多數推理史家認定,1841 年美國作家艾德格‧愛倫‧坡發表〈莫爾格街凶殺案〉是這個迷人類型的起點,但直到將近五十年後才在英語世界乃至於全球掀起熱潮的關鍵,則非福爾摩斯探案莫屬。

福爾摩斯的原創者亞瑟‧柯南‧道爾原本是位醫師,卻對小說創作情有獨鍾,即便作家收入遠遠不及看診所得。道爾膽敢口袋裡只剩兩便士仍直奔巴黎找他的舅公,只因那裡是愛倫‧坡小說的舞台城市;在筆記本上稱讚法國作家加伯黎奧的《勒滬菊命案》「寫得非常好」,不過「威爾基‧柯林斯甚至猶有過之」,並深信自己能寫出想像力更豐富、更不落俗套的偵探故事──事後證明,他確實做到了。

道爾的成功,除了自身懷抱的澎湃熱情與強烈企圖外,在愛丁堡大學醫學院所受的教育亦是一大主因,他讓科學方法成為解決怪案奇事的重要工具,為已顯疲態的奇情故事注入新的活力

再來就是角色塑造的獨特魅力。

剛過世不久的英國作家 P. D. 詹姆絲,在《推理小說這樣讀》以極為篤定的口吻說道:「如果要推理迷說出三個最有名的小說偵探,無論他們來自哪一國哪一個地方,大家第一個想到的八成都是福爾摩斯。」這可不是八字漂不漂亮所致,且讓我們來推敲細究成因。

首先,故事中夏洛克‧福爾摩斯自稱「顧問偵探」,是「偵探界最後、也是最高的上訴法庭」。這段矯揉造作的話是什麼意思?簡單講,舉凡警察、情報員、私家偵探等調查辦案人士,若有任何搞不定的疑難雜症,找福爾摩斯就對了。這自信又狂妄的口吻巧妙地點出了故事的可看性:這位偵探非得神到讓人心服口服,同時映照出其他人無能又無趣得可憐

福爾摩斯運用卓越的觀察力汲取資訊,採取歸納與演繹法進行邏輯思考,時時刻刻充實犯罪調查知識與技術,偶爾指揮蘇格蘭場警察或街頭流浪兒童幫忙辦點事,或變聲易容潛入特定場合蒐集關鍵情報,致使上至王公貴族、下至販夫走卒都能是他的委託人,從國防機密外洩到考試卷遺失都能成為讓人津津樂道的精采探案。加上他那承襲自作者「維多利亞時代男性」的各項特質:愛國心、重榮譽,熱愛冒險與堅信正義的價值觀,使得福爾摩斯不僅僅是顆聰明的腦袋,而成為無可取代、受眾人推崇的英雄人物。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