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雪如

儘管對南美洲一知半解,老黑(田臨斌)和 Olivia 還是踏上了他們的旅程,展開懶人大旅行的二部曲。這一次,他們帶著空白的腦袋去感受,卻發現旅行的驚喜更多!

「很多人寫書鼓勵年輕人壯遊,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卻很少人鼓勵中年人走出去,似乎過了 30 歲以後就沒人從事大旅行。」身體力行更出書分享自身經驗的老黑說。他和另一半 Olivia 的第一次大旅行,以搭乘郵輪的方式環遊世界 105 天,南美洲,則是他們長程郵輪旅行的二部曲。

身歷其境的感動

老黑說,從亞洲的角度看南美洲,既遙遠又陌生,除了馬丘比丘、基督像、瑪雅金字塔等著名景點,其他的都一無所知,就算看了書也是一知半解,「因為沒預期要看到什麼,像張白紙一樣就去了,實際去看才發現很不一樣。」漫步在祕魯馬丘比丘古城時,老黑忍不住想,為什麼當時西班牙人來的時候沒發現這個遺跡?印加帝國距離現在不過五、六百年,為什麼名列世界七大奇蹟?由於印加文化沒有文字,後世的人也只能揣想他們在深山裡如何建設?為什麼建設成這個樣子?當時的人在這裡做什麼?種種未能解開的謎團,使馬丘比丘充滿了神祕色彩。

Photo/老黑提供

馬丘比丘。Photo/老黑提供

除了親身印證書上所寫的知識,最讓老黑印象深刻的反而是地名連聽都沒聽過的小鎮。雖然沒有獨特的景觀,但到當地了解地方的特色,感受居民如何過生活;或者當郵輪在強風、驟雨、冰雹中緩緩繞著陸地最南端的合恩角行駛,想到許多水手將這裡當作人生必須經歷的極致挑戰,老黑認為這種身歷其境、緬懷先人的感動,和第一次看到巴黎艾菲爾鐵塔是不一樣的感覺。

出遊不一定要到大城市,想要去體驗、理解某個小鎮的居民生活,也可以是一種旅行的目的。

Land of Mañana

「有人形容南美洲是『Land of Mañana』。」老黑說,「mañana」是西班牙語「明天」的意思,南美人老是把它掛在嘴邊,有什麼事都等到明天再說,不過這種態度僅限於工作,對於生活、玩樂,他們可是很有行動力。就旁人的眼光,可能覺得他們好逸惡勞,但老黑覺得這就是人的天性,他們玩樂時的奔放忘我,全心投入的真實面容,反而最忠於自我。

南美人玩樂時的奔放忘我,反而最忠於自我。Photo/老黑提供

南美人玩樂時的奔放忘我,反而最忠於自我。Photo/老黑提供

一般提到南美,除了想到很遙遠,另一個就是治安問題。老黑認為,出國旅遊本來就應該小心,只要避開特定人、特定區域,就不會有問題。例如,因前世界球王馬拉度那和足球金童梅西都出身博卡青年隊,而成為布宜諾斯艾利斯著名景點之一的博卡區(La Boca),船上的地點講解者曾建議大家早上去,因為一過中午就滿街醉漢,但老黑和 Olivia 偏不信邪,到了下午才去,果然只要一跨出熱鬧的觀光街道,馬上像進入鬼域一樣,只有幾個流浪漢在街上遊蕩,兩人也只好知難而退。

全世界最棒的牙醫

有過一次長程郵輪旅行經驗,老黑再次登船就好像回到家一樣。他說,搭郵輪旅行就像換個地方生活,只是每天起床門一開,都是不同的城市景象,所以生活習慣、作息都要維持跟平常一樣,該運動的時候運動,該看書的時候看書。另外,人在外面,什麼東西都不重要,唯一要顧好的是自己的健康。

南美之行出發前,老黑右半邊牙齦突然有點不太舒服,但他沒太在意,沒想到有一天在船上大嗑牛排時,右上方假牙跟著牛排一起脫落。本來想忍到回台灣再治療,可是接下來的行程還有整整一個月,只能用單邊牙齒吃飯,簡直食之無味。第二天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到了醫務室,才發現船上沒有牙醫,必須等到上岸的時候,才能跟當地牙醫預約看診。

於是,老黑花了 100 美元,在一個名為科金博(Coquimbo)的智利小鎮留下了看診紀錄,開車帶他去的司機還得充當和醫生之間的翻譯。有趣的是,原本英文不怎麼流利的老醫生幫他把假牙裝回去之後,忽然慢慢地說了一句:「I am the best dentist in the world!」害得老黑差點把裝好的假牙又吐出來。

Photo/老黑提供

老黑與全世界最棒的牙醫。Photo/老黑提供

對台灣遊客來說,郵輪旅行算是一種新鮮的旅遊方式。老黑認為,三到五天的短程郵輪航線,比方到沖繩、石垣島,星期五下午後背著背包上船,一覺醒來就已經在當地,星期天返航,適合沒時間事先計劃的忙碌上班族,或是想先了解什麼是郵輪旅行的人。七到 30 天的中程郵輪旅行,可選擇地中海航線,經過歐洲、中東、北非等地的著名國際城市。至於 60 到 100 天的長程郵輪旅行,就像換個地方過生活,如果你問老黑到南美要吃什麼、看什麼?「就去吧!」他一定會這麼回答你。

延伸閱讀:

  1. Olivia 用繪畫重現旅行的感動瞬間,把所見刻進心裡面──懶人大旅行之南美繪日記
  2. 【影音專訪】打開窗,就是另一個世界──跟著老黑、Olivia遊南美
  3. 《懶人大旅行之老黑樂活南美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