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雪如

被另一半老黑(田臨斌)形容「體內流著吉普賽血液」的 Olivia,可是兩人初次郵輪旅行的催生者。從登船第一天開始,Olivia 每天寫日記,上岸後感受到的視覺或心靈衝擊,就透過畫作記錄下來,當 105天的航程結束時,她也愛上了這種以郵輪為家的旅行方式。老黑用文字記錄旅行,而 Olivia 就用影像與繪畫記錄所見;懶人大旅行這次來到了南美洲,濃烈的色彩與城市印象,衝擊的不只是 Olivia 的眼,更刺激了她的筆下世界。

南美街頭隨處可見色彩濃烈的塗鴉,「世界盡頭」烏斯懷亞長年冰雪覆蓋的山頂,巴西海灘上身材曼妙的比基尼辣妹,旅行中所遇到的不同文化、不同風景、不同的人,常給Olivia帶來不同的衝擊,當她心所有感的時候,她就用畫作來表現。

巴西海灘上身材曼妙的比基尼辣妹。繪/Olivia

巴西海灘上身材曼妙的比基尼辣妹。繪/Olivia

原本從事行銷公關工作的 Olivia,其實沒受過繪畫的專業訓練。以往旅行都用攝影來記錄,但她發現照片最後都存放在記憶卡裡,變成一種純粹的紀錄,唯有當畫畫和旅行結合,才能充分表現自我和內在的心靈衝擊。

現在,Olivia 旅行時都會帶著寫真本記錄,再發展成油畫作品。油畫色彩飽和度高,整體創作力比較強,而她也希望趁著自己還有創作力、有熱情、有體力時,趕快去感受、記錄。「人到世界走一趟,到底留下了什麼?」Olivia 說,以前工作時總是步調匆忙,凡事都講究效率希望可以省下更多時間,可是省下的時間到底做了什麼?因此,她希望留下畫作,代表自己到世界走了一遭。

南美熱情奔放,用色強烈大膽

因為本身熱愛畫畫,當 Olivia 到南美洲旅遊時,不管走到哪個城市,到處都可以看到街頭塗鴉,而且色彩運用熱情奔放,帶給她的感受特別強烈。

「他們都是用生命在畫畫,讓我覺得很像我自己,我不是專業畫家,只是用心在畫畫,嘗試用自己的方式去表現對世界、對生活的熱愛。」Olivia 感性地說。有趣的是,受到南美風情的影響,她在這段時間的色彩運用也出現了微妙變化,紅橙黃綠各種熱情奔放的顏色都想用上。

Olivia 說,剛開始畫畫的時候,喜歡美麗的風景、建築,但她現在對人的興趣更高。她常好奇他們如何生活?怎麼度過自己的一天?

她回憶起在秘魯幾個讓她印象深刻的瞬間:一個女人戴著圓帽、穿著彩色布揹、大篷裙,全身的色彩像太陽一樣的輻射。走在祕魯古城庫斯科窄小的巷弄裡,孩子跟著媽媽走在一起帶著羊駝,「那畫面好異時空,」Olivia 說,她常被這種景象感動,好像烙印在她的腦海裡,讓她想把這樣的畫面畫下來。

祕魯古城庫斯科窄小的巷弄裡,孩子跟著媽媽走在一起帶著羊駝。繪/Olivia

祕魯古城庫斯科窄小的巷弄裡,孩子跟著媽媽走在一起帶著羊駝。繪/Olivia

活在當下,在慢的步調中感受美景

在巴西,看到很多穿著比基尼的辣妹,也讓 Olivia 忍不住讚嘆人體實在太美了!「如果沒有感受世界的美好,把它畫下來,實在太對不起自己。」因此,Olivia 常鼓勵身邊的朋友和家人去旅行,可以看到世界上有很多快樂美好的事情,當親身感受過那些美好,再帶著那樣的心情回來生活,眼光就會不一樣。

除了透過拍照、速寫記錄當時的景象,再回到自家的小工作室創作,如果時間充裕的話,Olivia 也會在現場寫生。在展開環遊世界 105 天之前,Olivia 在雪梨花了一小時寫生,還引起路人圍觀,她說:「人生當中用一小時去記錄那畫面,會記得很久很久。」因為畫畫是件很慢的事,它讓人去細細品味眼前的美景與事物,在「慢」當中去對話、去感受,活在當下去記錄自己的心情。

在繪畫取材上,現在的Olivia對人物有更高的興趣。繪/Olivia

在繪畫取材上,現在的Olivia對人物有更高的興趣。繪/Olivia

在郵輪旅行途中,即使上岸的時間不長,Olivia 也會盡量擠出時間去看美術館。她在巴西里約熱內盧時特地去逛了國家美術館。由於當地曾經實行黑奴制度,有過一段血淚史,從原本旅行很快樂的情緒,突然看到過去黑人生活的畫面,帶給她很大的衝擊,而從畫家的眼光去看歷史,了解黑奴如何生活?他們如何一步一步走過來,如何表現對跳舞、音樂的熱愛,從畫家運用的色彩、構圖中,也了解不同的生活方式。

Olivia 認為,第一次搭著郵輪環遊世界,就好像歷經了人生的成人禮,過去從未用這樣的方式看世界,也對人生有了新的感覺。第二次登上郵輪,Olivia 真的已經把它當成家了,她說什麼都不用帶,只要把身體鍛鍊好,物質是其次,要有開放的心胸,不再自我設限或期望。人要回到自我,把心靈打開,用放空的心靈去看,反而收穫更多。

延伸閱讀:

  1. 老黑:帶著空白腦袋旅行,感受當下別想太多──懶人大旅行之樂活南美洲
  2. 【影音專訪】打開窗,就是另一個世界──跟著老黑、Olivia遊南美
  3. 《懶人大旅行之Olivia的南美繪日記》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