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傑佛瑞‧霍普金斯

這本七月剛出版的中文版新書,是全球第一本慶祝達賴喇嘛八十大壽的作品,比起全球其他語言,甚至英文原版,都還要更早推出!

達賴喇嘛長年幾乎有求必應地到全球四處演講,不眠不休地傳達和平善念。一九八二年他首度到新加坡訪問演講期間,我驚訝於當地華人對他有如像搖滾巨星一樣地瘋狂崇拜,毫無疑問地,見識到像他這樣珍貴的思想寶庫,是需要分享給全世界每一個人的。

達賴喇嘛在這本重要著作中,給予我們禪修細節與開示。記得一九八四年夏天,他準備在倫敦教授深奧的藏佛法典中之重要詩偈,當時我是他的隨行翻譯,行前他特別在印度達蘭薩拉的私人辦公室裡,教導我了解相關法典。此書中,我將達賴喇嘛在倫敦坎登中心的演說,融入在他教導我的內容裡,提供讀者如何深入被諸多思緒限制掩蓋的心靈深處,在最赤裸的內在核心釋放自己。此書的目標強調體驗深層基本覺知的重要性,並了解意識境界的所有層面。

此書分成四個部分。第一部分中,達賴喇嘛解說非凡的詩偈含義,最後建議該如何認明一切現象、對境與人的本質,並對眾生發起同理心。第二部分介紹了大圓滿法,並說明認清內在覺知,是所有藏傳佛教的共同準則。第三部分分享對詩偈「三鑰擊要」的精闢體認與看法,包括自身如何認明內在覺知、在不同狀態下如何維持感應內在覺知,以及如何在眾多思緒中釋放自己。透過延展自身的慈悲與同理心,將輕易地從前三個部分看出脈絡,你將能消滅多次將我們捲入不當且帶破壞性的想法與行動,也經由本性的探索,削弱了外在對境的魅惑力道,盡可能地拓展思惟空間,並容許展現心智的更深層面。

第四部分中,則對有關特殊靈性主題包括勝義與世俗二諦、本質純淨、內外唯明、逐漸減念、增進內在覺知的實踐及認清其中的澄明意識等,提供更多的闡釋。這四個部分相輔相成,因此你可隨意將它們反覆閱讀。

讓我多聊些在倫敦坎登中心舉行研討會時,對我最感興趣的事吧。

我的父親霍金斯與母親亞當斯,兩家的祖籍都來自英格蘭,美國獨立革命時期在美落地生根,所以我對老家(指英格蘭)總有一些想像,很想知道我與此地是否有任何相連之處。達賴喇嘛在倫敦時,待在篤信基督教義、和平主義及平權主義並深受尊敬的西敏寺住持牧師卡本特(Edward F. Carpenter)與他妻子莉莉安(Lilian)的住處,我很快便注意到他倆待人親切大方。我則住在距離幾條街外的紳士俱樂部(Liberal Club),由於路上必經唐寧街十號(英國首相官邸與辦公室),我內心愛惡作劇的因子總是會讓我故意在官邸的幾步之遙處,待上一陣子,令警衛相當緊張。

七月二日當天,莉莉安帶我參觀外型不甚起眼但莊嚴肅穆的西敏寺,我們一路上聊得很愉快,也很開心彼此的陪伴,共度絕佳的時光。當我們走在石板路上時,周遭的英國歷代偉人彷彿圍繞著我們大肆慶祝,我必須承認雖然與英國祖先很疏遠,卻與她感覺愈來愈像家人。

隔天我再回到西敏寺,為達賴喇嘛的演說擔任翻譯工作。現場的男孩唱詩班用天使般的童音,介紹他出場,他面對爆滿群眾,輕揮著手向上指著我們所處的西敏寺,用藏文說出第一句話:「我不在乎建築物。」他沒有再多說什麼,停下來等我的口譯,但我完全不知他這句話的用意是啥?是根據什麼?或想闡釋什麼?我一向乖乖照著他所說的內容翻譯,並根據情境選擇適合的說法,但此刻我的腦子空白,唯一想到的,便是這棟建築對現場觀眾的意義深遠。但這些都無妨,我所要做的便是精準傳達他的重點,而我也照翻了。事實上,這雖是他第二次造訪英格蘭,但上次並非參加研討會,因此這算是他在倫敦的首度公開談話,所以觀眾也不知他講這句話的用意,現場反應有點平淡,我看到台下每人的表情,像是達賴喇嘛一句話也還沒說的樣子。他接著又說了:「我最在意的是你們的想法、你們的心。」現在來看他說的這些話,很多人都會領悟,並深深了解他的用意。但當時現場看來,觀眾反應不大,如果真有所感悟,那一定是默默發生的,不過,觀眾仍對他的話感到很窩心。

達賴喇嘛坦率直言,要求我們「反觀諸己」,全世界慢慢地才看見他不凡之處,並感到崇敬。這麼多年來,他所傳達的訊息從未改變也毫無保留,如今他已成為「全世界的上師」。

我可以跟大家說個趣聞嗎?當達賴喇嘛一行人抵達倫敦前,先去了愛丁堡、格拉斯哥、科芬特里等城市,我們不停聽到「達賴喇嘛七月五日將在皇家亞伯特音樂廳演講」,我的想法是「哇,是大英國協的神聖殿堂耶。」該音樂廳沒有一個位子離舞台很遠,五個緊連舞台邊的圓形包廂也都滿座,在爆滿的觀眾簇擁下,傳達強烈的親密感,那感覺真是無以倫比。當時觀眾席距離舞台很近,第一排觀眾的手肘幾乎可以放在舞台上,而我和達賴喇嘛就坐在舞台中間,在我們左手邊不遠處的第一排觀眾,有兩、三個人開了冒泡的汽水罐,聚在一起聊天。一如往常,達賴喇嘛絲毫不為外界所動,但站在他身旁的我,總覺得自己像保護他的前鋒,因此我很懷疑那些人是否會向他噴汽水,幸好演說過程順利,未發生任何事。但當達賴喇嘛結束演說時,我與他走進後台,還是低聲地向幾個藏人護衛說:「注意第一排那幾個喝汽水的傢伙。」結果他們卻聽成了「那幾個帶劍的人(註:汽水(Soda)與劍(Sword)的音近似)。」煞時臉色大變並提高警戒!後來我被他們斥責,笑我低聲說話時不清不楚。

當天在亞伯特音樂廳的演說主題「心平,靜動」(Peace of Mind, Peace in Action),獲得熱烈回響後,達賴喇嘛接著回到場地小很多的倫敦坎登中心舉行研討會,展開四天佛教教義的系列講座,最後一天他則傳授大圓滿法,並對著名的《三鑰擊要》開示,也成為此書重要的五個系列章節。

此書不僅顯現藏傳佛教的禪修奧妙,反映出其充滿慈愛與實踐的文化,更證明偉大的藏傳文明,如何在亞洲發揮巨大影響力,並持續造福到全世界的最好例子。

◎本文摘自《靜心:達賴喇嘛帶你回到最澄澈的本性》立即前往試讀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hristopher Michel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