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口羊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David

今天是七夕。

看著社群網站上的動態,大概每隔幾則不是跳出情侶放閃過節的訊息,不然就是各家內容網站以情人節、愛情相關的主題文章吸睛搶流量。

偶然看見一位已有一雙女兒的姊姊,在臉書上貼出自家製油飯、麻油雞、芋棗的照片。在這麼悶熱的天氣中煮著麻油雞、炒油飯拜拜,不免是個上火的苦差事,但卻也提醒了我,小時家裡確實也有這樣的習慣,直到我年滿18歲。這幾年在一片情人節相關的字海中,我幾乎都快忘記這件事了。

那是傳統台灣家庭在七夕當天拜七娘媽用的必備菜餚,一方面向神明答謝保佑家中孩兒平安長大,另一方面家中有少女的人家也會向神明祈求讓女兒手藝靈巧。大概是因為家中上有長輩,下有女兒之故,那位姊姊年年都被要求依樣辦理,但就近幾年看,周遭還維持著這樣習俗的家庭似乎越來越少了。

不僅是七夕,這幾年總是經常覺得許多傳統節日的味道早已逐漸淡去。以前祖輩還健在的時候,逢年過節總是有許多必備的功夫菜,特別是過年,常常除夕的兩三個星期前就要開始備料發乾貨,忙得家中女眷人仰馬翻。

但近年飲食口味的流行變遷讓許多傳統中菜逐漸沒落,另一方面,現在家庭結構逐漸變小,人少吃不完這麼多大菜,且大家都忙於工作與家務,平常偶爾簡單下下廚,療癒一下心情和伴侶還沒問題,若要花這麼多時間做功夫菜累得要命,不如直接去餐廳吃或是買現成的還比較經濟。

從熱賣的食譜也可以看出一點端倪。像《布魯媽媽的幸福食堂》、《餐桌上的美好時光》這類以輕鬆煮為重點,講究快速上菜、幫助新手的零失敗料理術自然廣受歡迎。但像《蔣公獅子頭》中,那種需要用時間沉澱食物的美味,講究慢工細活的中式功夫菜,就越來越少人能做了。

我明白生活的變遷無可避免,也明白幼時家裡豐盛的節慶餐食,是讓母輩痠了手軟了腰辛苦忙碌才變出來的。但回想那段日子,才發現回憶中的氣味鮮明:發著乾香菇的香氣,炸鯿魚的油臭魚乾味,熬高湯的火腿鹹香,魚皮、蝦米、干貝這類在烹煮前帶著一股難以言喻乾貨特有的臭味……每當這些味道飄盪在廚房,我們就會知道,啊,又要過節了,又有好東西吃了!節日不是從家人團聚入座、菜端上桌時才開始,而是從更早之前的廚房角落,從這些氣味的發散中悄然降臨……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