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鬼怪怪十分驚人!

【沒關係,是小說(家在聊天)啊】鬼鬼怪怪十分驚人

陳育萱:「這個問題讓我會心一笑的點是,我還滿希望有人問,現在終於有人問了(笑)。好,認真回答,我不選擇成長的故鄉,實際上我出生於彰化市,一個穩健發展的地方,滿靠近八卦山大佛一帶;相對來說,小說架構的地點是滿偏僻的所在,有大片鳳梨田、水圳、夾雜鄉野傳說等。一般情況,大家都說要先寫自己熟悉的東西,但我滿想挑戰:如果今天寫一個不熟悉的地方,其他人閱讀起來會不會覺得真實?就是『情感上的真實』。我將陂仔尾處理成一處稍微架空的地方,就是你不見得把它當成某一座城鎮或一處僻野,讀者投射出什麼都可以,我只希望他們閱讀時能湧現親切感。」

唐澄暐:「鬼鬼怪怪最後還是希望感動人呀!」

陳育萱:「對啊,驚人,可是也感人。那就祝福我們兩人各自讓筆下的鬼怪以親人的方式跟讀者們打好關係吧!謝謝澄暐跟我聊了這麼多。」

窩著咖啡的老闆不斷收走桌上的咖啡杯與水杯,那一個個消失的杯子,好像也成了這次談話的計時器。寫小說的鍛鍊,無非就是讓讀者喝下一杯與眾不同的飲料,最後在他心中留下一點什麼吧!

延伸閱讀:

  1. 陸上怪獸警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