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泉八雲

食人鬼[1]

禪宗僧侶夢窗國師[2]有次雲遊至美濃國,在不見人影的深山中迷了路,左右徬徨許久,依然找不到出路。他正心想今晚大概找不到可以借宿的地方時,卻在落日最後的餘暉中,看到山頂上有間「庵室」。

這間「庵室」,是獨自隱居於深山之中的僧侶住所。儘管外觀看來已經荒廢多時,但夢窗禪師仍趕忙走到庵室前,發現裡頭住著一個上了年紀的和尚,便向他懇求能否借宿一晚。老僧冷淡地拒絕了他,不過卻告訴夢窗禪師附近有個村莊,那裡應該能提供一頓溫飽。

夢窗禪師依照老僧的指點下山,找到一個有著十來戶農家的村莊,村長好客地領著他回家,一踏進村長家,夢窗禪師看見正廳裡頭聚集著四、五十人。夢窗禪師被領到一間小客房,馬上有人為他準備膳食以及被褥。旅途十分疲勞,禪師躺倒便睡。

子夜時分,隔壁傳來痛哭之聲,禪師醒了過來,不久之後,紙門被輕輕拉開,一名年輕人提著燈籠走進房間,恭敬行了禮,說道:「大師,很抱歉必須告訴您,稍早,我的父親不幸辭世,我現在是一家之主了。大師剛抵達這裡時,旅途勞頓,怕給您帶來困擾,便沒有多說。您早先在隔壁見到的都是村裡的人,他們為了道別才聚集在這裡。現在,我們得到離本村有一里多[3]的隔壁村去,因為根據本地風俗,一旦有人往生,所有人都不得留在村莊裡。我們備好供品,唱誦經文之後,將會留下遺體離開。據說只剩遺體的房子,總會有怪事發生,所以,大師您還是跟我們一起離開吧。在鄰村,我們也會備妥大師落腳之處。不過,大師為得道高僧,不懼妖魔鬼怪,如果您覺得孤身一人陪伴遺體也無所謂,那敝宅依然歡迎大師留宿,但是,大師您要知道,如果要留,今晚這裡就只有您一個人而已。」

夢窗禪師聞言答道:「施主盡心且盛情的招待,貧僧非常感激。遺憾的是,您沒有告訴我,尊翁今天不幸過世,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儘管旅途稍有疲累,我或許能夠盡些身為僧侶的責任,如果您早點告知貧僧,我也能在你們離去之前做些法事。既然如此,在你們離去之後,我該盡我的責任,為遺體誦經直到清晨。您剛剛說什麼會有怪事發生,這我不懂,但貧僧並不懼怕鬼怪,請不用擔心。」

年輕男子聽了禪師的回答後非常高興,鄭重地道謝。其他家人以及在鄰廳的眾人得知禪師親切的應允,也都前來跟禪師致謝。眾人致謝完畢後,男主人說道:「大師,我們必須離開了,很抱歉留下您一個人。根據本村的規矩,午夜之後就不能再有人待在這。款待不周,希望仁慈的您能夠一切平安。如果您真在我們離去後看到或是聽到什麼奇怪的事情,清晨過後等我們回來,還請您再告訴我們。」

語畢,眾人告辭離去,只剩禪師獨自一人來到遺體安放的房間。四下一望,遺體前擺放的供品尋常不過,還有一盞燈在燃燒。禪師開始誦經,進行喪儀,結束後便開始打坐,就這樣過了幾個靜謐的時辰,寂靜無人的村內毫無一點聲響。

等到夜晚最深最靜的時刻,一個模糊而巨大的黑影無聲地進到房間裡,同時,禪師發現自己四肢使不上力,喉嚨間也發不出半點聲音。黑影用它的手抱起遺體,開始啃食起來,那速度比貓吃老鼠還快,從頭開始,頭髮、骨骼,甚至連壽衣都吃下肚裡。那黑影怪物吃完遺體,接著轉向供品,也是吃了個精光。接著,就像來時一樣,神祕地離開了。

清晨,村人回到村莊,看到夢窗禪師就站在村長家門口等待。眾人逐一向禪師示意,然後走進屋內,卻沒有人對遺體以及供品消失不見的光景感到意外。

男主人對禪師說道:「大師,您昨晚一定看到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吧,我們都很擔心您,現在看到您平安無恙,真是太好了。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很希望能留下來與您相伴,但村有村規,如同晚輩昨晚所言,村人必須留下遺體,離開這裡。過去一旦有人打破村規,就會發生不幸的事情。而如果我們遵守,隔天就會發現供品跟遺體消失不見,或許大師您有看到這事的來龍去脈?」

夢窗禪師把昨晚駭人黑影來到房內,啃食屍體與供品的經過照實說了一遍。然而村民依然沒有露出吃驚的表情。男主人說道:「大師所說,與村中流傳至今的說法一模一樣。」

夢窗禪師問道:「此地若有喪事,村前山上的老和尚不會幫忙舉辦法事嗎?」
年輕的男主人卻反問:「哪個和尚?」

「貧僧昨天傍晚就是靠那老和尚指點,才來到貴村的。」禪師回答,「原先是想在他的庵室借宿一晚,但他婉拒,並告訴我可以來這試試。」

眾人面面相覷,皆是滿臉驚懼之色,四周沉默了片刻,男主人才再度開口說道:「大師,那山上沒有住著和尚,也沒有什麼庵室才是。此地已經有好幾代沒和尚住在附近了。」

禪師不再多言,很明顯地,眼前這些親切接待他的村民,以為他被什麼鬼怪給誆騙了。禪師與眾人道別,問清去路之後,決意再次走訪山上的那個庵室,好確定自己是否真被鬼怪擺了一道。禪師順利地來到庵室前,這次老僧隨即邀他入內。

一到屋內,老僧當即屈膝下拜,以痛苦的語調大聲說道:「慚愧,好生慚愧,實是萬分慚愧!」
「不過是拒絕貧僧借宿,何須慚愧?」夢窗禪師回道:「有了您的指點,貧僧才能找到村子,受到村人盛情招待,此事相當感激。」

「這裡實在無法讓人留宿。」老僧回答:「不過感到慚愧的並非此事,而是被禪師看到了我的真面目,昨晚,在您眼前貪婪啃食屍體與供品的,就是老衲啊……禪師,我是個吃人肉的食人鬼[4],我佛垂憐,請讓老衲一五一十地懺悔。」

「許久以前,我曾是此杳無人煙之地唯一的僧侶,方圓十里,若有人過世,家人便會把遺體抬到這來,有時甚至是跋山涉水,就為了讓我誦經,做個法事。日復一日,我做這些,儀式不過就跟買賣一般。我心想,不過就靠個和尚頭銜混口飯吃。而這自大的不敬,讓我在死後變成了食人鬼,自此之後,老衲就得靠著啃食附近人家的遺體過活,就像您昨晚所見,狼吞虎嚥地吃掉他們……禪師,可憐可憐我,幫我做場施餓鬼的法會[5]吧,若有禪師超渡,我定能離開這萬劫不復的身分。」

老僧語畢,便消失在禪師眼前,定睛一看,連原來的庵室都不見蹤影,只剩禪師獨自跪在長長的草叢中,身旁是遍生青苔的一座古墓,成五輪塔[6]形,想必是某個和尚的墳墓吧。

註釋

[1]赫恩改寫自佛教書院編《通俗佛教百科全書》中卷。

[2]夢窗疏石(一二七五|一三五一),鎌倉末期室町初期的僧侶,學於禪宗。曾受歷代天皇賜予七次國師名號,又稱「七朝帝師」。

[3]原文為三英哩,約四點八公里,日文中的一里為三點九公里。

[4](原注)食人鬼直譯成英文的話,就是man-eating goblin。此處的敘事者認為食人鬼是羅剎,但羅剎的種類繁多,定義過於模糊。我認為這裡的食人鬼是婆羅門羅剎餓鬼,在古代佛典之中,屬於餓鬼的第二十六階級。

[5](原注)施餓鬼的法會是為了墮入餓鬼狀態,因飢餓所苦的死者所舉辦的法事。我在《日本雜錄》(A Japanese miscellany)中的〈海邊〉(Beside the Sea)一篇有做簡短的說明。

[6](原注)五輪塔是代表地水火風空五種元素形象的塔。

Photo from Flickr by Stéfan

※ 本文摘自《小泉八雲怪談》,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