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龔大中

四月份,瓶裝水市場旺季的開始,廠商稱為「水頭」,多喝水一年一度的新廣告上片了,我私心地喜歡其中的曖昧篇,男生和女生呆坐在河堤,一句話也不說……那是我自己十五歲的故事。

年紀漸長後,多了一個習慣,就是回顧過去。二○一一年此時,多喝水做了什麼事?一個叫「十五影展」的 campaign,那是多喝水的十五週年。我最怕的週年慶廣告,我們化險為夷,把品牌的十五週年,轉化成一個人的十五歲,這讓我們和消費者產生一種連結,也讓廠商冰冷的信息有了人性的溫度。

因為不管過去現在未來,每個人都會經歷自己的十五歲,純粹的心靈,絕對的態度,那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年份,起碼對我個人來說是這樣的。記得之前《2535》雜誌專訪我,要我寫下給讀者的一句話,我有點賣弄文字地寫下肺腑之言:「不管你是25,還是35,永遠要活得像15。」沒想到回收再利用,稍事修改竟成了多喝水的十五歲宣言:「不管我們幾歲,永遠要活得像15歲。」

為了收藏關於十五歲的種種美好,我們邀請四位導演,從十五種態度出發,拍攝十五支影片,訴說十五個關於十五歲的故事。除了金馬導演沈可尚和張榮吉,資深創意轉戰廣告導演的黃豊喬之外,我很幸運地成為裡頭的四分之一。我們像大學聯考填志願那樣挑選想拍的故事,我挑了三個,其中有篇叫〈跳舞吧,牧牧〉,一個關於勇敢的故事──牧牧是一名擁有原住民血統的舞蹈班資優生,在一場攸關升學的重要會考,她走上台,卻褪下芭蕾舞鞋,赤著腳,勇敢驕傲地踏下來自祖先的,從小爺爺教她的,震撼人心的舞步。

15影展海報

圖二

歷經兩個多月燃燒生命式的前製、拍攝和剪接,十五影展登場,不只透過網路放送,更在華山藝文中心舉辦實體放映,首映那天,張榮吉導演悄悄告訴我:「你選的那支跳舞的,我們都不敢挑……」我問為什麼,他說因為預算、時間、執行難度和不可控制性。的確,當初我只憑直覺喜歡就選了,真的開始才發現,裡頭有太多太多問題和困難必須克服。

首先是音樂和舞蹈,我聽了三十多張原住民的音樂 CD,看了上百支原住民舞蹈的 YouTube 影片才明白,這世上似乎沒有一首適合芭蕾獨舞的原住民音樂,而要把原住民舞蹈融入現代芭蕾,簡直就是異想天開,更別說音樂和舞蹈還得源自同一族,否則會變成四不像。

接著是演員,要在短時間內,找一個原住民,或長得像原住民的年輕芭蕾舞者,要跳得好,要有camera face,還要符合角色在性格和氣質上的設定,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然後是預算,陽光灑進舞蹈教室的設定,光影角度必須全片一致,從早到晚的拍攝時間,自然光會移動,會不見,只能靠打光,六顆 18K 大燈,很貴,問題是我們沒多的錢。

最後是天氣,牧牧在森林跳舞的戲,希望拍到光線穿透樹影射下的空氣感,但氣象預報說,表定的不能改動的拍攝日,會下雨……到這裡,我幾乎已經放棄了,好像沒有一題是我可以解決的。

沒想到,怪事接二連三地發生。有天下午製片子崡打來說,那唯一一首我覺得適合的歌,郭英南長子蔣進興的阿美族複音吟唱〈我們來跳舞〉,飛魚雲豹音樂工團居然爽快答應授權。晚上,編舞老師詠興寄來他編的舞,把阿美族舞蹈元素結合現代芭蕾……我不抱希望地打開檔案看,竟是完美的一氣呵成。

幾天後,在 casting 幾十個芭蕾舞者都不行的絕望之際,詠興老師介紹舞蹈教室的總機丹燁,原來她的真實身份是名舞者,第一眼看她,我就認定是她了。訪談過程中,她說她喜歡太陽,熱愛太陽,她覺得自己就是太陽,而故事裡爺爺送牧牧的項鍊,守護阿美族的馬拉道,正是太陽神,這巧合讓我頭皮發麻,她試跳老師編的舞,棒極了。

然後,製作公司突然送來我之前義務幫忙拍片的導演費支票,我堅持不收,卻想到不如捐出來租燈光,金額剛剛好。最後是拍森林跳舞那天,早上還是陰天,下午在竹子湖開機時,陽光竟神奇地照下來,〈我們來跳舞〉的音樂響起,光線穿透道具用蠟塊燒出的輕煙,丹燁在美術鋪滿一地的落葉上舞著,一遍兩遍三遍,她感動地哭了,我也偷偷流下眼淚。

所有我以為無解的問題,竟然都解決了。兩天的拍攝,製片組、攝影組和美術組很棒,演員們很棒,場景很棒,工作氣氛很棒,進度掌控很棒……我們在太陽落下前一秒,搶到最後一顆鏡頭,順利收工下山。九人小巴在平等里蜿蜒的山路間行進,望著窗外金黃和粉紅交織的天空,我覺得自己真是個太幸運的人,這一切的條件,造就了最後完美的結果,缺一不可,但想想看,這所有難得的幸運要集合在一起發生,機率有多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