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現在我們大多把小林多喜二視為革命者,」傅月庵道,「以現在的眼光來讀《蟹工船》可能也會覺得稍嫌單薄。但小林多喜二在這本書裡的確展現了他不只是革命者、也是個文學家的天份──這本書裡沒有個人,角色甚至沒有名字,都以群體出現,展現階級之間的壓迫;故事中的描寫精準,沒有孤立事件,每件事的成因都與社會背景及結構有關。」

2008 年,《蟹工船》在日本重新衝出銷售佳績,距離小林被特高追捕、刑求至死的 1933 年,已經過了七十五年。在這七十五年間,雖有多數共黨政權瓦解,但取而代之的極權政體及越長越大的資本財閥,並沒有改善階級之間的差距及勞工的工作及生活狀況,反而讓四分之三世紀前的小說情節,描述的像是當前的現實景況。

傅月庵 × 文字秀:小林多喜二告訴我們,真正的問題來自階級不公!

「為了預防共產主義,國民黨政府透過教育馴化,經過這樣教育系統的人,下意識地排斥左翼思想。」傅月庵說,「臺灣一直到二十一世紀才引進小林多喜二的作品,就是這個原因。不過,去年的三一八讓我發現年輕人不會只看單一事件,而會去推導整個結構問題,所以我對未來還是很樂觀的啦。」

因為政治問題,小林多喜二未滿三十歲就已殞命,因為政治問題,我們過了半個多世紀才讀到他的作品。每逢選舉必被炒作的省籍、族群等問題,其實都是政客操弄下的假象,社會真正的問題根源,一如《蟹工船》舉出來的例子,是財閥結合政客壓榨廣大民眾的階級不公。

種種原因,讓小林多喜二在臺灣變成「被忽略的作家」之一,但他看見的不公不義,每天就在我們眼前上演,而他筆下的故事,仍值得我們閱讀,並且思索。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