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鶴

在富士山中,時間從催促者變成旁觀者,讓人與山自來自去,開闊自由。走進西元七八八年起就守護富士山的「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漫步於八百年歷史的古杉參道上,埋在杉林樹梢的詩句開始冒出地土,前進的步履抖落城市倦塵。不需要費太大氣力,也不需要辛勤拂拭,《富士山小旅行》緩步旅行,煙嵐繚繞,空氣乾淨,人清澈,心沉澱,領人走進水光明鏡的生活,正是此書的主旋律。

富士山小旅行》不存在山的粗曠,單單擺放山的講究,如同京都清水燒,充滿天光雲影的細緻紋理。行走河口湖畔,抽離建築物附加的民宿、飯店、美術館、音樂館、手工餅乾店等具象功能,滿眼讀到出神,不禁讚嘆日式與歐式建築的極致。前腳才看完充滿歐洲西洋油畫品味的街廓,下個轉角卻非常日式,簡約沉穩呈現東方水墨畫裡墨漬和水暈的素淨;但是兩者互不干擾,彼此成為對方美麗的「他者」,把講究穿戴在各自身上。我久久無法相信,截然不同的存在竟如此滔天「賜配」,東方與西方可以坐在一起,共看富士山。

富士山裡到處充滿手作的幸福,觀看富士山,不需要壽司、生魚片,只要一片薰衣草手作蛋糕、紅茶手作餅乾,那怕是形單影隻的人都會立刻變幸福。我承認自己完全淪陷在薰衣草手作蛋糕濃郁的滋味中不願醒來,大概是手作與人有關,隱約之間,對山居莊戶人家親手親力親為充滿憧憬。一片手作蛋糕、一塊手作餅乾,那是親力勞動的感動。吃一口薰衣草手作蛋糕,薰衣草像曬了兩個太陽,一入口,盛夏膨脹滿嘴。

必到景點:「忍野八海」

享有日本九寨溝美譽的「忍野八海」,沒有山中湖和河口湖撐腰,卻有攝影大師岡田紅陽為它背書,「忍野八海」的美成為富士山私房景點。岡田大師一生拍了三十八萬張富士山照片,他自信地說:「我拍的富士山沒有一張重複,我心中的富士山還沒拍完。」富士山融雪水在這裡蓄養八個水塘,因而稱為「八海」。人們給聖山賜予的活水一個好聽的名字,喚為「富士名水」,富士名水餵養的岩魚成了必吃名物,莊戶人家用名水製成在地醬漬菜,每一口都嚐到山的蒼翠。

必須細細品味的景點:「西湖根場療癒村」

「西湖根場療癒村」是昭和年代的茅草屋聚落,每間茅草屋都讓昭和農村生活重現眼前。在茅草村最高處有間「見晴屋」(見晴為眺望之意),二樓格子窗可以眺望富士山。當人站在這裡,仰望富士山的開闊寬容,凝視山、光、風、雲的變化,和歷經萬千起伏的自我深層對話。一個人獨自站立於人煙罕至的西湖山邊茅草屋最高處,少了水泥叢林的層層疊疊,終於看懂雲淡風清,終於可以釋放自己。這才懂得這裡的「療癒」不需要看醫生,也不必吃藥,只要「見晴」靜思,人世間勞苦愁煩往這裡一曬,全都會安穩度過。沉澱一世紀風華絕代的光陰故事,時間在此孕育大地野趣的蓬勃,我只管坐在茅草屋裡,看個飽。

推薦必吃的名物:河口湖不動屋「ほうとう麵」

河口湖必吃的第一名物是不動屋「ほうとう麵」(鐵鍋味噌野菜烏龍麵)。「ほうとう鍋」源自武田信玄時期,軍隊伙食中加入野菜、蕈菇、南瓜、肉片等農村在地食材,成為營養好吃的人氣鄉土料理,一路跟隨武田信玄四處征戰。武田家族滅亡之後,德川家康接管武田軍士,在「ほうとう鍋」中加入名古屋的味噌,從此,這個鍋燒麵統一了口味。不動屋在河口湖有四家分店,每家分店的建築都值得專程造訪。除「東戀路分店」以富士山白雲為造型,充滿現代感的風格外,其他分店都保留日本傳統古樸的「藏造風」,把自然光降到最低,希望客人以昏暗光線和「ほうとう麵」,一起慢慢回味富士山,是不動屋堅持的特點。河口湖車站正對面就有不動屋,「馬刺」(生馬肉)和黑糖豆皮壽司也是必點名物。

雪富士、茶富士、赤富士、紅富士與墨富士

雪富士、茶富士和墨富士是我取的名字,不是日文漢字。多數人印象中的富士山是白雪覆蓋的雪富士,夏天看見綠色茶富士,就知道富士山「開山」近了,可以準備爬山登頂。至於赤富士,是指夏天沒有雪跡的茶富士清晨,被太陽第一道陽光曬紅的臉。而「紅富士」是指雪富士的清晨,被太陽曬紅的臉,兩者是不同的。墨富士是指在距離富士山八十公里外的東京觀看夕陽西斜的富士山,襯著摩天大樓林立、萬家燈火的城市樣貌,以充滿人來人往的繁華為背景,迎接富士山的退場,是調整壓力重量和支撐夢想歇腳的角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