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地點:台南小滿食堂
人物:《黃色小說》作者黃崇凱、《不測之人》作者陳育萱
前言:在溫馨的家庭式小餐館中只剩下吧檯區位置,其實坐在高腳吧檯還真有點緊張,特別是當前菜番茄炒蛋已經上了,坐定才是剛剛的事。
隨著菜色一一端上,兩人各懷心思,一邊想夾起菜餚,一邊又要接應對方的問話。舉箸不定的微飢餓狀態,大概滿像一篇小說的開頭了吧!

走上專職寫作這條路

陳育萱:「崇凱,其實我一直沒機會跟你聊到職業選擇,滿好奇發生什麼機緣讓你想從事專職寫作?」

黃崇凱:「就覺得……大概工作兩年半也夠了,可以有一段時間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那想做的事就是寫東西嘛!」

陳育萱:「下這決定跟『搬到台南』有關嗎?」

黃崇凱:「嗯,算是某種延長線上的意義吧,在台北本來就是工作到一個時間就想休息一段,休息時間也不可能什麼都不做,一樣看書、寫東西。我中間還是嘗試工作幾個月,但最終仍會比較想拋掉工作,認真寫東西。既然這樣的話,我就思考或許可以換個環境,一樣都是寫東西,相對來說束縛不大。」

陳育萱:「聽起來好像輕鬆,不過我覺得是不容易的決定。崇凱搬來台南一年多,也將近兩年了,你覺得對寫作上有什麼改變嗎?」

黃崇凱:「我覺得比較能夠專心於閱讀跟寫作,因為在台北不管有沒有工作,事情也自然比較多,受到的誘惑也是,朋友聚會等等,七折八扣下來,即使想好好專心寫一個費時間費精力的東西,依舊會受很多干擾。」

陳育萱:「那我繼續探問下班後的情況好了。以前有工作的情況下,因為所剩寫作時間不多,崇凱下班後會選擇熬夜寫東西嗎?」

黃崇凱:「我好像也不太會熬夜,因為精神不好時寫東西也不太好。」

陳育萱:「我同意耶,但我自己會忍不住熬夜,純粹是上班時間佔據 24 小時中的大半,內心會不大平衡,總覺得自己的財產被剝奪了,回家就會想多花點時間寫。那我換個方式問好了,你以前會利用那些時段來寫作?」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