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上不上班有這麼重要嗎?

【沒關係,是小說(家在聊天)啊】小說家上不上班有這麼重要嗎?

陳育萱:「對啊,或是有時邊打字邊構思,可能正在建構某個場景的瞬間,一下子就換到虛幻夢境,打瞌睡了。」

黃崇凱:「那跟我以前寫作狀態差不多啊,要不然就只能等週末時間寫。以前編雜誌時,不大有邀稿,因此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寫自己的作品。現在有時遇上朋友的熱心邀請,反而不好意思推卻。」

陳育萱:「邀稿會打斷你的寫作節奏嗎?」

黃崇凱:「會啊,因為並不是說能隨便寫的稿子,都要做一些功課。耗去的時間也會壓縮到正在創作的作品。」

陳育萱:「兼顧實在很辛苦啊,崇凱目前算是找到平衡點了嗎?」

黃崇凱:「也不算有耶,就大部分都推掉這樣。」(兩人大笑)

陳育萱:「看來所有有志寫下去的創作者,都必須面對這種翹翹板難題。對我來說寫作很需要專心,因此下班後,若要寫作,我的第一步驟是先拔掉網路線,才能安心寫。方才崇凱提到的作法也很值得參考,邀稿的確有時會打亂節奏,我很同意要以個人作品為首要考量。謝謝今天崇凱揭密了專職作家的生活,我想,不管是專職或兼職,上不上班這件事真的不那麼關鍵,關鍵是寫下去(跟吃下去)!」

結語

陳育萱:「這個對談系列,就結束在與崇凱的這場對談中。一起聊到的職業選擇,或許是因為共同都面對著時代萎縮的薪資及窮忙的恐慌。這時代的創作者必須沉得住氣面對更多跳動式的選擇,彷彿每個人都不停地在各種球體上跳躍著,而創作者得有預示眼光及冒險精神找到適合之所,並隨時警覺著投身下一顆鄰近的球。」

延伸閱讀:

  1. 黃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