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本文獲授權摘自《大野狼。繪本誌 1》小野訪談
採訪/李振豪;攝影/張震洲

大人太愛問為什麼

超越一切的學習:小野談繪本

一本好的繪本,究竟該具備哪些條件?小野的回答很簡單,「對大人來說同樣有趣,而且沒有人這樣畫過、沒人使用過類似概念的繪本,都是我會支持的作品。」比方說去年底獲獎的林小杯的《喀噠喀噠喀噠》和劉旭恭的《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有趣的是,偶爾會有評審提出「這個小孩看得懂嗎?」的質疑,但他都會提醒自己,不要掉入「小孩子應該看什麼書」的框架裡,努力用「我對孫子講過這本書,他們都聽得很開心。」來說服其他人。

以今年另一本因為幾乎不帶情節、充滿哲學意味,最後只好改列到青少年組的開卷好書得獎作《夏天的規則》為例,就曾在評審過程中引發辯論。「陳志勇透過他的圖,營造出獨特的情境,可以引發許多聯想。其實這樣的書反而更適合小孩子看,因為小孩子不會問為什麼。大人就是太愛問為什麼了,或是把焦點放在不合邏輯之處,結果反而容易錯過重要細節,失去了抽象思考的能力。」

超越一切的學習:小野談繪本

這樣的解釋,正好反映了小野認為成人也應該讀繪本的重要理由。他說:「大人可以從繪本裡得到許多兒時因為時代背景或資源匱乏而錯過的認識世界的方式。所以越能刺激我的繪本,我就越推薦。」

好的繪本是一種鄉愁

提到第一次接觸的繪本,小野很直接地說:「太久了,不記得了。」略想了想後,才說應該是《木偶奇遇記》。「雖然它充滿了教育意味,像是教導小孩子不要說謊,說謊鼻子會變長等,但我後來發現,我其實一直滿眷戀這部作品,在外面看到以小木偶角色創作的產品,都會忍不住買下來。」

超越一切的學習:小野談繪本

所以,小野也喜歡帶著孩子一起讀繪本。他的共讀方針是「用玩的,而且要玩得比小孩更投入,他們才會認為這是一件有趣的事。」小野認為,繪本最忌以教育小孩分辨對錯、學習知識為目的。他舉國外繪本作家布萊恩‧弗洛卡的作品《火車頭》為例,雖然以第一條橫貫美洲大陸的鐵路為題材,也介紹了火車發展史,但作品充滿旅途細節。「即使是『火車開來囉!咚咚咚咚咚。』這樣的狀聲詞,也容易抓住孩子的注意力,能讓小孩自然學會很多語言的使用。」

遊戲才是重點,有用是其次

除了閱讀,小野也曾創作大量給孩童的故事。他說自己寫童書「是為了滿足自己童年時不被允許探索世界的欲望。」小時候經常「自創」紙公仔來玩的小野,曾被父親苛責:「你玩這個可以變成事業嗎?這『有用』嗎?」但他認為「遊戲才是重點,有沒有用倒是其次。繪本提供了超越一切的學習機會,引導一個人的人格發展、感官的開發。繪本提供的世界,遠遠超過你想像中『有用』的東西。」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