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陳嘉振以美國 CSI 的科學辦案為想像基礎,參與撰寫《鑑識英雄》。它是台灣難得以科學辦案為主的推理劇,製作單位有勇氣以高價位採用新題材,對他來說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小說技術的傳承還沒有這麼明顯,但戲劇技術拍攝需要摸索,有人踏出第一步讓台灣影劇更加豐富、多元,勇氣可嘉。

個人作品影像化的可行途徑

身為影劇創作者,如何毛遂自薦或透過其他管道找尋可供影像化的媒介?台灣小說不難找到投稿管道,但投稿劇本要找到電影公司是相對困難的。小說暢銷,影像化的機率才會提升,與其想著如何讓自己的小說改編電影,不如想說如何讓個人的創作變得更好看、更熱銷。陳嘉振不認為電影界靈感缺乏到需要借小說來改編,但高比例的翻拍起因為作品暢銷,有既有的讀者群,就有票房基本盤。退一步思索,若想把故事電影化,可投稿優良劇本獎,參加比賽得到業界知名度,也許會有製片或導演自動來接洽,或者主動接觸導演。把故事寄過去,給書的同時考慮到對方時間不足,要整理大綱附上。

李達義表明參加比賽是個好例子,擴張人脈,參加優良劇本獎是很好的。對導演、製作人或其他編劇保持聯絡之餘,應磨練自我的筆力或故事大綱。另外,由於推理主軸在台灣影劇圈是個空缺,即便掌握影劇圈資源的人看不懂也會產生崇拜感,製作人基於空缺會表示有興趣。在寫作的過程當中盡量擴大讀者基礎,如不藍燈的推理小說便有這樣的潛質。若以寫劇本維生,要認知電影和小說的閱聽層次完全不同,電影能夠接觸更多、更廣的層面,有更強大的擴張能力,需要以更簡單、更直接的方式呈現。若電影能用一句話講完,那便是賣座的關鍵。

結語:給未來的期許

陳嘉振目前努力的方向是把自己的作品影像化,畢竟《甜蜜殺機》、《鑑識英雄》都是委託本,人物、大綱和劇情走向已擬好,只是等編劇填入對白、延伸和修正劇情。李達義則提議,若協會欲擔任創作者媒合的平台,可擴大推理圈的基礎,如邀請製作人、導演、演員,私下多辦交流活動。

我們期望以後有更多優質的推理作品搬上大螢幕,實踐推理故事影像化的綺麗美夢。

延伸閱讀:

  1. 告白
  2. 龍紋身的女孩
  3. 達文西密碼
  4. 沉默的羔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