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正值美國作家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的新書《Purity》上市之際,最近他自己卻因為一篇《衛報》的訪談,引來一眾文壇女性的猛烈砲火。

爭議的起點是《Purity》中一位名為安納貝爾(Anabel)的「女性主義者」,強迫自己的男伴湯姆(Tom)上廁所時必須採取女性的坐姿,而這樣的情節觸怒了不少女性作家與書評。

曾經與法蘭岑共事過的編輯帕普琪(Miranda Popkey)在 Oyster Books 上撰寫的書評上說道:「法蘭岑寫了一個女人…很有『既瘋狂又有趣』的潛力。…但到頭來她卻兩者都不是,可能是因為這根本不是她的故事…而是湯姆的。」

儘管法蘭岑在訪談中強調:「我不是性別主義者。…我確實用自己的方法捍衛女性的努力,因為這些努力都未獲得足夠重視。…畢竟我們都需要壞蛋。可是我沒辦法讓自己不是男人。」

Salon 的專欄作家威廉絲(Mary Elizabeth Williams)卻不以為然:「能夠證明你不是性別主義者的好方法就是別再抱怨『看看我為妳們女人做了多少,而妳們居然不感激!』重點是去明白,我們女人生命中該死的每一天要面對那無止無休的性別問題,你自己就是其中之一環。」

不是第一次因性別議題引發爭議

雖然文學中的性別爭議已經不是新鮮事,但法蘭岑只因為一篇訪談就引來大量撻伐,可能是因為在許多女性作家眼中,法蘭岑在性別議題上有太多「不良紀錄」了。

比如 Bustle 的葳爾森(Kristian Wilson)寫的《強納森.法蘭岑是性別歧視者嗎?》就提到以下這些事件:

2001 年,法蘭岑質疑歐普拉(Oprah Winfrey)的選書「過度感性,角度單一」,歐普拉於是撤回他的節目通告。衛報的訪談中,他認為他們之間的矛盾可能跟他是「白人男性」有關。

2010 年,女作家韋娜(Jennifer Weiner)質疑法蘭岑的讚譽多少因為男性身分而加分,但法蘭岑反譏韋娜故意挑起性別議題來為自己宣傳作品。從此兩人的戰爭延燒至今。

2012 年,法蘭岑在《紐約客》一篇文章中說,造就伊迪絲‧華頓(Edith Wharton)創作《純真年代》、《戰地英雄》等書寫作生涯的,是她不出色的外貌。這番言論也讓許多女性作家相當感冒。

不過,儘管四方砲火猛烈,但對於這些幾乎以網路為媒介的抨擊,法蘭岑的態度已在訪談中表露無遺了:「你的名聲會被抹殺,除非你也加入這個很大一部份在抹殺他人名聲的其中(指社群媒體)。我幹嘛要去餵養這部機器?」

看更多Purity新作報導:

法蘭岑新作《Purity》探討洩密、媒體與世界:「我對網路存有各式各樣的不安;最主要一點,網路真的有某種禿鷹性格!」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 1The Guardian 2BustleOyster BooksSalon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