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二部曲《下沉的世界》即將問世,
入手新作前,重新體驗首部曲中海默雙子城的瑰麗世界。
台灣科幻之父,張系國《多餘的世界》,9/13前限時免費

雨一直落個不停。

唐森從窗口望出去,新海默城整齊的街道倒有一大半浸在水裡。街上少數幾個行人緊緊裹住雨衣低頭疾走,有一個人的帽子飛了,他趕快追上去撿起來。可見風也很大呢。唐森用左手的五個手指輕按住玻璃,他可以感覺風陣陣吹動玻璃窗,連窗框也在震動。唐森的右手藏在大衣口袋裡,緊握住一根短短的鋼管。過去這根鋼管曾經救過他的命。今天的情況雖然稍有不同,可是誰知道呢?幹他這一行的絕對不能夠絲毫大意。

唐森一向喜歡落雨天,但是這樣綿密的雨令他感覺有些受不了。街道上一波波的雨水彷彿浪濤般沖向路旁。如果連新海默城都這樣水波洶湧,舊海默城更不知如何白浪滔天呢!唐森想起傳說中有關海默城的故事:舊海默城是在二十尺巨浪的襲擊下覆滅。二十尺巨浪!唐森不禁打個哆嗦。二十尺巨浪有多高?人面對二十尺的巨浪會有什麼樣的感覺?但是舊海默城的居民竟在二十尺巨浪的襲擊下挺了卅天和卅夜,真是不容易。

現在的海默城居民還能夠挺卅天卅夜嗎?唐森從接受任務到現在一共不過七小時,這七小時中有五小時是在宇航飛梭上面度過,他還沒有機會接觸任何海默人,所以事實上也無從評估海默城居民的韌性。一想到他的任務,唐森就不免覺得有些詭異。即使像唐森這麼老練的境遇改造員都會感到整個事情的經過很不尋常。七小時前他的上級秦上校匆匆召見他,只告訴他任務的指導原則,卻不說明任務的具體內容。

「你的任務很單純。」矮小光頭戴圓框眼鏡的秦上校把情境膠囊遞給他時說:「指導原則就是:滲透多餘的世界,消滅多餘的敵人。」

滲透多餘的世界,消滅多餘的敵人,這是什麼意思?唐森追隨秦上校多年,很清楚長官的脾氣。秦上校不願意說的,再多問也沒有用。何況境遇改造員所受的訓練本來就是為了執行最高機密的特種任務。該了解的背景資料,情境膠囊裡面應該都會有詳細說明。

秦上校只和他談了短短五分鐘。然後唐森就忙著辦交接,把手頭的三個案子一樁樁交代給接手的境遇改造員。三個案子都是老大難。接手的人不免哇哇叫,還以為唐森故意拋給他們燙手番薯。看他們的表情顯然都記恨在心,唐森有苦難言,只能儘量仔細說明案情,對方是否領情就顧不得了。他根本沒有時間去了解新任務,一直到登上宇航飛梭,唐森才有機會吞下秦上校給他的情境膠囊。

他剝開情境膠囊閃爍發光的包裝錫箔紙時,宇航空服員立刻過來問他:「先生,服暈機藥嗎?到呼回世界這一程亂流頗多,是有點顛。要不要我倒杯水來給你吃藥?」

唐森笑笑搖搖頭,他早已習慣乾吞藥丸。在情況緊急時,誰會來倒水給他?何況情境膠囊不是一般的藥丸,不會遇水即融化,喝水反而礙事。

誰知他吞下藥丸後,良久毫無反應。唐森知道情境膠囊顧名思義,不是一下就完全發生作用。它的好處是隨著情境的變化,才會把為了應付眼前的情況所需要的資料釋放出來,直接輸入境遇改造員的腦子。因此境遇改造員從來不需要牢記過多的資訊。當然,另外一個不用大聲宣傳的「好處」是,即使境遇改造員被對方捕獲嚴刑拷打,也招不出什麼來。唐森記起一句呼回名言:「你所不知道的不會傷害你,只會要你的命。」

的確,你所不知道的不會傷害你,只會要你的命。就像從前情報員把砒霜膠囊藏在假牙裡;情境膠囊是境遇改造員的致命良伴,出任務少不了它,但唐森吞下情境膠囊後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卻是平生第一遭。無論如何總該給些背景資料吧?難道他執行這樁任務,連任何背景資料都不需要知道?他不免想起秦上校的指示:「你的任務很單純。指導原則就是:滲透多餘的世界,消滅多餘的敵人。」

滲透多餘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意思?難道秦上校的意思是說,呼回世界是多餘的世界?但如果呼回世界是多餘的世界,對於聯邦完全無關緊要,那麼又何必消滅多餘的敵人呢?而且,多餘的敵人究竟是對誰而言?是指聯邦的敵人,還是帝國的敵人?還是兩者有一即可?還是必須同時是聯邦的敵人和帝國的敵人?

唐森在宇航飛梭上五個小時,始終想不通這些問題的答案,情境膠囊也始終沒有釋放出任何訊息。現在他人已經站在新海默城的警察局大廈裡,仍然想不通。

「唐森先生,你好。」背後有人似乎就在他耳邊輕聲說:「歡迎你來到呼回世界的新海默城。」

唐森轉過身,卻吃了一驚。他必須仰起頭來才看得到說話的女子的臉孔,難怪她似乎就在他耳邊講話。那女子恐怕足足有七英尺高,滿頭紅髮一臉雀斑,雖然身材超瘦如名模,卻自有一種威嚴。唐森連忙和對方握手,自我介紹說:「妳好。我是星際聯邦一三四星區六二防區八八分駐所的境遇改造員唐森,請求啟動認證程序。」

「不用認證了,我們知道你是誰。」紅髮女子不耐煩揮手道:「問題是為什麼聯邦的境遇改造員會無緣無故光臨我們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或者竟是帝國派遣你來?那就更加不敢當。」

唐森打量她的體型再分析她的口音,不禁懷疑她是否是蓋文人?因為宇宙裡只有蓋文浪人無論男女身長都在七英尺以上。但是她和唐森握手時,他伸手一摸對方明明只有五根手指,而且手心溫熱,那就肯定不是七指的冷血蓋文人。唐森心中奇怪,還是很有禮貌問道:「妳是?」

紅髮女子冷哼一聲說:「居然不知道我是誰?真是天大笑話!難道情境膠囊沒有告訴你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