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黃子欽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你的畫的景,有些生物或植物的狀態是處於一種半睡眠或者瀕死的狀態,像是生跟滅,它已經跳過了生,但永遠不會滅,而是在中間階段。這是有個過程的,而這個過程必須要去等待或者感受。東方很多意境是類似這樣。而且你的畫越來越趨向溫室化、植物化。我所謂植物化的意思是指與動物化做出區別。

比如一樣畫獅子,你不會畫牠在原野狂奔,而是畫牠比較寧靜的狀態,或者把獅子與鳥結合。也比如說,你畫中的雲霧,雖然看似靜止,但會出現奇異的訊息,例如飄到一半停格的感覺。

我的畫面很緩慢,喜歡畫一些有造型的曲度,而且盡量把它畫得舒服一點,不會在視覺上直接畫出來。你之前有說到我的畫像瀕死狀態,雖然靜止,但有錄影放慢速度變化的感覺。

死亡與外星人的內心戲──與圖文創作者川貝母對談(二)

聊聊看你說的「喜歡畫造型曲度,而且會畫得舒服一點」?

這滿難說明,就是一種自己的審美觀,像畫一株植物並不是直接描繪它的形體,查了資料看過之後,在心裡浮現的印象才是想畫的樣子,雖然可能模糊,或者放大或省略某些地方,但這些都無所謂,最後也可能會配合整體構圖而更改一些東西,變形拉扯,讓畫面更加協調,這大概是畫一張圖裡放最重的地方吧。

而且你的很多東西乍看之下是植物,就像盆栽、樹叢,但你把動物的生殖性藏在其中,就像豬籠草,攻擊性滿強的。

有一陣子的確喜歡這樣的感覺。當然圖會比較內縮。我覺得圖的寫實能力對我影響也滿大的,因為我的寫實能力不好,所以我會盡量想要去自己創造出自己的感覺。

汲取老照片的寧靜平和,連結未知的題材

與川貝母的插畫一同被帶來的,是他蒐集的一大疊老照片,他說高雄那邊開了一間老照片專賣店,依照種類一格一格地擺放整齊。因為喜愛老照片的氛圍,因此他購買了不少。他選擇的照片與他的畫作很像,總是傳達有某種訊息,儘管因為他的畫面較為抽象,看不太出來,但從文字中卻能感受這種氛圍。

你會從照片取得靈感嗎?

靈感倒是不會,可是我很喜歡從照片中尋找感覺。我蒐集很多老照片,有些背面都會寫一些字,還滿好玩的。主要都是看它的氛圍,我喜歡老照片那種寧靜的氣氛,可能當時底片很珍貴的關係,大家所拍的照片都很安靜。而且我還聽說有個人專門在賣喪禮的照片。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