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南 徐拉兀

西元 2001 年六、七月的時候,Mr. Anan Srilawut來到一個自己從來不認識的陌生國度,做自己從來不曾做過的工作……

我加入桃園機場捷運承包商的外籍勞工團隊,負責桃園-林口-長庚-臺北的路段。那段時間裡,天氣非常炎熱,加上工作環境的高溫,讓人感覺加倍酷熱。休息的時候,工人靠走動來散熱,因為如果一直站著不動的話,腳底板會快速吸收熱氣。

我在這個地方展開我的工作和生活,和許多人一樣,我第一次漂洋過海來到這個國家。剛開始語言不通,凡事幾乎都用猜的。我發現這裡的天氣比我的家鄉更熱,工作也非常陌生,我沒有學過中文,甚至從來沒聽過這種語言,所以對我來說真是個大問題!

思鄉病也一直困擾著我,想家、想兄弟姊妹、想鄰居和朋友。最嚴重的是,我非常想念我的一對兒女,他們跟媽媽和阿嬤住在泰國,自從我踏出家門的那一秒,大家就時時刻刻地等待我的消息。這是我第一次踏出國門,而我的目的地就是臺灣。

我覺得自己是一棵被連根拔起、移植到遙遠地方的樹。適應新的環境很難,幸運的是,有臺灣朋友跟我說話、噓寒問暖,尤其是阿東和胖胖(是他們叫我這麼稱呼的),他們兩人是我工作團隊的隊長。

胖胖非常喜歡唱歌,我也喜歡玩音樂,所以我們非常合得來,很快變成好朋友。至於工作上的事,胖胖很樂意教我,常常用他逗趣的聲音製造工作氣氛,因為他常常唱走音,甚至漏拍,讓大家笑翻天。

這些老掉牙的中文歌幾乎沒有人要聽了,但對我來說卻意義重大。第一,這些旋律讓我覺得很放鬆;第二,我可以從歌詞裡學到中文。如果我聽到歌詞裡有哪個字詞讓我特別感興趣,就會問胖胖,聽了一陣子,記住旋律,我很快就會唱了,這可以讓我減輕想家的痛苦。我的工作也進步神速,語言和工作幾乎都不成問題了。因為我有好老師,不斷教我工作上常用的詞彙,我沒有留意時間過得快或慢,只求盡快適應周遭的所有事物。

直到冬天到臨,寒冷的天氣好像悄悄地叫我早點投降,有時狂風暴雨使得天氣更加嚴寒,冷風刺入骨髓。不過我的好朋友已經提前教我如何應對各種狀況,加上事先受過訓練,我還是可以零失誤地透過電話與組長做工作上的溝通與確認。我因此常常被分派處理重要的事務,組長甚至讓我帶隊加班,我的收入也因此增加不少。後來我報名中壢區的高中遠距教學,並利用假日(也就是禮拜日)參加考試。

同時,在泰國的母親、太太跟小孩有足夠的金錢買品質比較好的食物,小孩子也有錢買文具了,這些在我來臺之前,對我的家庭來說只能是個夢。家裡的經濟漸入佳境,而我這裡的情況也越來越好,工作和語言不到一年時間就上手,一切都那麼的妥當、那麼的完美,宛如上天賜給我的禮物。我想起猶太人的諺語—「鐵磨鐵,磨出刃來;朋友相感也是如此。」我在臺灣的一切慢慢好轉,如果要說現在「我已經挖到寶了」也不為過,因為正面影響我的所有事物,我都把它當作「寶藏」。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