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怪熊

《秘密讀者》九月號的專題是輕小說,據說出刊後旋即引發台灣輕小說創作者與相關出版社編輯撻伐,怪熊小編表示不意外。就在同一期,書評〈肚臍的秘密〉以實作嗆徵稿規則有漏洞,匿名機制有其窒礙,而精采的還在後面,作者表面說大馬文學「太沒有距離,兼之文學技術難以負荷社會現實」,其實也在提醒《秘密讀者》的書評作者拿捏一己好惡所影響的、評論文章與評論對象的距離,而評論技術不夠到位也同樣難以把文本處理周全,於是評論者面對現實感距離自己較遠的作品,可能會只看見其形式,卻抓不準作者為什麼要採用這種形式,來講該則故事。

〈肚〉的註腳挑明它跟《聯合文學》 2015 年 9 月號的書籍介紹是同一個作者,兩邊對比,別有一番趣味。《聯合文學》上的版本少了許多括號,當然也沒有落落長的註腳,要收看《秘密讀者》的版本才有對駱以軍愛講好話的「負面肯定」及其他pH值較低的意見。「《秘密讀者》的存在本身就是這時代的社會癥狀之一」很耐人尋味,讓怪熊小編抓不準,究竟意思是這時代竟不得不靠匿名來說真話,還是說,匿名的舒適鋪墊讓評論人失了誠意與自我警惕,正也是此時的社會癥狀呢?無論如何,這好像跟台灣輕小說圈子的回聲不約而同。

話又說回來,《秘密讀者》還是有積極安排作者與評論人互動,也就是「挑戰秘密讀者」專欄。這期來挑戰的是卑南族作家巴代,作品是《最後的女王》,《秘密讀者》邀請的三位評論人中,有兩位提到小說的技術問題,包括情節跟角色塑造似乎有些不合理,另外巴代也常不諱作者之名跳上前台開講。有趣的是,巴代似乎用類似「追蹤修訂」的方式,反白評論人的文章句段,直接回應,而且回得很直白。評論人遇到直腸子作者,好像可以讀到「半路出家」寫作的巴代(之前是職軍、教官),對卑南族歷史與處境懷著洶湧情感的巴代,該怎麼說,巴代這個人在怪熊眼中也有稜有角了起來,帥氣啊!

跟歷史拉不開安全距離的作者,跟作者拉不開安全距離的讀者,捧讀作品都貼到臉上了的讀者,滿滿的情感牽扯不清,對評論的利弊怎麼疏理清楚呢?猜想《秘密讀者》可能也還沒準備好噢?只是《秘密讀者》頂多只有編輯群固定,其餘書評的投稿者來自厝邊間壁,真要抓出一個評論趨向怕是不容易(本期評羅智成《透明鳥》那篇就比較像是透過哲學思索來架構一種讀詩的觀點,跟前一篇的路數就不一樣了),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