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毓嘉

徵收

我會答應的
答應你從此在水泥地上播種
在連續壁上刻我的墓誌銘
答應我將愛你們全部
愛你給的價格
愛一條並不通往家門的高架路

少年們拿警戒線圈出方格
跳著房子跳過我的全部
我會答應你
給你明年的收成給你發芽的果樹
給你蜂房和龍眼蜜
一句話放過年也就苦了澀了
它不純淨
砍我的頭

這樣很好我都答應。
給你油菜花田
給你稻穗
但不給你稻浪在南風裡飄起的裙襬
給你全部你看不見的
比如說黃昏比如說
呼嘯而過的水泥預拌車
輾平我的皺紋

別把眾人的名字塗在我的窗口
他們從不是我的鄰居
不要讓他們說
一切都是為了愛我
讓夕陽流著血從我門前經過
我答應你不說話
推土機來過
推土機就一定會再來
我會答應你,當然我會答應

到了不知能做甚麼的時候
答應你在枯竭的井底再挖一口井
把嬰孩種在深掘的谷地
灌溉他們
以新引來的廢金的水
你是公義的而我是
無聲的喉嚨開著還沒說話就啞了
我答應你

──寫在立法院通過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後

Photo from wikipedia

※ 本文摘錄自《偽博物誌》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