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塞維奇說,她深受影響的作家有兩位,一是護士兼作家費多欽科(Sofia Fedorchenko, 1888-1959),她的作品紀錄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上的士兵經驗,另一位是白俄羅斯作家艾德蒙維奇(Ales Adamovich, 1927-1994),作品文體為集體小說(collective novel)、小說清唱劇(novel-oratorio)、小說證據(Novel-evidence)等,深深影響亞歷塞維奇。

紀錄一件件重大歷史轉折,亞歷塞維奇說:「唯一讓我傷痛的是,為何我們不能從苦難中學到教訓?為何我們不說:我不想再當奴隸。為何我們一次次承受相同苦難?為何這變成我們的承擔和命運?我沒有一個答案,但是我想要我的書促使讀者為他們自己去思考這些問題。」

她補充說:「在我來看,不管是俄羅斯、白俄羅斯或後蘇聯的作家,都有責任去寫這樣的書,如果我們不懂這些事件出了什麼錯,我們就不能避免重蹈覆轍。」

接獲得獎通知那刻,她正在燙衣服

亞歷塞維奇接獲通知的時刻,正在家裡燙衣服。英國《衛報》報導,她對於自己的獲獎,心情很複雜,既欣喜自己跟獲獎的偉大俄國作家,像是蒲寧(Ivan Bunin)、巴斯特納克(Boris Pasternak)並列,同時也備感壓力;「我已經走過大半條路了,但是仍有很多工作在前面等著我,會有很多新轉折,現在我不能讓我自己滑跤了。」

亞歷塞維奇很高興能得到 800 萬瑞典克朗獎金,因為「這可以買到自由」,她目前有兩本新書的點子,這筆獎金可以支持她進行創作。

資料來源:FlavorwireLA TimesNew York TimesHuffington PostThe Guardian 1The Guardian 2、The Guardian 3Official Website of the Nobel Prize

延伸閱讀:

《車諾比的悲鳴》書評-沒有人跟鸛說發生了什麼事 by 吳明益(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
《車諾比的悲鳴》慈濟20120515–崔愫欣導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