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一個中年婦女大罵,然後聽到摔東西的聲音,不輸給剛剛的踹門聲。還好這裡不是公寓,不會有鄰居聽到這些噪音。這棟房子遠離都市人群,位於北投的溫泉區。

這種氣氛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住在這裡面的人彼此從來沒有好好相處過,除了黃豪雲與他的阿嬤。我每天都膽顫心驚,因為要照顧兩年前中風的七十八歲阿嬤。為何會心驚?不僅來自女主人的威脅,還有她那輕浮的情人的關係。一旦我掉以輕心,這個大約三十名叫大衛的男人,就會試圖偷摸我身體。如果被太太看見,他就會假裝剛洗完澡出來,正在打我或捏我,來掩飾自己的行為,真是狗屎運。

我不該沉默了,提高警覺與謹慎小心已經是不夠的。為了避免壞事發生,應當立刻提報給相關單位。但人們總是瞻前顧後,心想這是最好的舉動嗎?至少現在,我堅持我的方法。

「難得還沒睡?」黃豪雲突如其來的問候嚇到我,我抬起頭望了他一眼,然後挺直腰背,雙手緊扣抱住膝蓋。

夏日夜晚,是把時間花在戶外的好時機。可惜的是,感覺風始終不願吹起,逼得我渾身是汗。再加上他在我身邊,更讓我呼吸加快。不像一般少爺與幫傭的關係,我和黃豪雲兩人就像從小認識的青梅竹馬。

「Win,等我完成學業,你會願意嫁給我嗎?」
「你以為我是小孩嗎?別逗了。」我打了一下他日漸壯碩的手臂,睜大雙眼警告。
「你以為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嗎?」他用手指著自己。那個年輕男孩收緊下巴,表情突然變得很嚴肅。

黃豪雲好像有雙重性格一般,面對他的母親時,感覺就像對付仇人似的,但除此之外,在外面他是一個友善又俏皮的年輕男孩。

「為什麼一定要選我呢?不是還有很多漂亮的臺灣女孩?欸,你該不會怕被她們拒絕吧?哈!」我用手肘逗他。
「臺灣人或印尼人都一樣漂亮,最重要是人要好,如此而已。」
「等一下,你都沒看電視新聞嗎?這個國家對印尼勞工的印象並不好,你不知道嗎?」
「Win,妳要知道,對我來說印尼、越南、菲律賓人普遍都是好人,不能因為一、兩個人犯了錯,就變成整個國家必須承擔這種污名。更何況,事出必有因」。他繼續說,「Win,母國聽到人民在海外出事一定會很難過,像是鬥毆什麼的。事實上我們從以前就一直被教導,不管來自何方,四海都是一家人。在你們祖國長大的小孩都是同胞,都希望在異國維護國家的形象。」

我手指頭抵著嘴唇,試圖消化這串話。除了阿嬤對我很好,明智的少爺就是我仍做得下去的原因之一……等一下!雖然他很帥、人又很好,但我連做夢都不敢想像自己能配得上王子。啊,算了吧。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