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eyzia Chan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一切都那麼瞭然。在我的世界裡沒有灰色地帶。敢反抗?砰!」

他把手指比成手槍,抵住左額。那男人臉上沒有笑容,他的眼神凶狠銳利,看似猛獸在瞄準獵物。我瞬間打了個寒顫,邊往後退,從毛細孔冒出冷汗。我悄聲且緩慢地將打開的門關緊,立刻取消我的念頭,往自己房間走去……

✭✭✭✭✭

和往常一樣,洗完澡睡覺前,我會先去看看她的情況。

儘管臉上顯露憂愁,但她睡得很熟。我常看出她眼神中的不安,對,我能感受到。從何說起呢?在年邁的歲月,她的監護人對死神來收回這無奈老人的命顯得迫不及待,她的媳婦用各種方式想要殺死阿嬤。
確認她已經睡著後,我躺在床上。今晚沒什麼特別,如往常一樣。

交易的基礎應該建立在互相理解之上,無需別人的干預,若結果不是雙方合意,那與強迫中獎有什麼差別,不是嗎?「唉,你怎膽敢放我一個人扛起這重責大任」,在我心裡,我不斷咒罵命運。

啊,有時人類就像蠢笨的動物一樣,是大自然的奴隸,鞭打他的身體,就會順服主人的命令。雖然偶爾啜泣,雖然一拐一瘸,還是得繼續往前走。要到幾時呢?停下腳步是否意味著死亡?更何況,為了填飽肚子,來到這離家遙遠的地方,再怎麼困難都沒有回頭路可走,不這樣還能怎樣呢?

✭✭✭✭✭

「昨晚媽媽回家的時候又喝醉了嗎?」一個年輕人站在我和阿嬤睡的房門口。我背對著他,只是點點頭,繼續專心地餵阿嬤吃飯。

「那個男人跟她一起回來嗎?」我轉身,點了兩次頭。

幾秒後,砰!少爺突然踹房門,我和阿嬤同時嚇了一跳。我試著安撫阿嬤,輕輕地來回撫摸她那皺巴巴的手。

「混帳!別吵!」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