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我剛到臺灣大約兩個星期,家裡就傳來壞消息,父親進了醫院,健康亮起紅燈。他的老毛病肺炎又犯了,住院治療當然需要龐大費用,當時還很健康的阿嬤好心借一筆錢讓我寄回家鄉,得以還清債務。阿嬤一點都不擔心我會跑掉。

生命是播種和收穫的循環,不是嗎?

阿嬤對我的好心讓我想起發明青黴素的亞歷山大弗萊明。故事開始於他穿越森林的旅程,突然,他聽到呼救聲,看見一名跟他年齡相仿的男子身陷流沙不停掙扎,越是掙扎陷得越深。亞歷山大毫不猶豫地立刻將年輕人救起並扶他回家。原來那名男子是有錢人家的兒子,他的父母想要酬謝亞歷山大,不過都被他拒絕了,並說:「我只是做任何人都會做的事情罷了。」從那時起,兩人就變成好朋友。

亞歷山大是個聰明的窮小子,渴望成為一名醫生。透過獎學金他達成了夢想,原來獎學金是之前在森林獲救的那名年輕人的暗助。後來亞歷山大弗萊明發明了青黴素,而那位有錢的貴族男生剛好入伍服役,被派上戰場。戰場上,他受重傷且因感染而發高燒,醫生團隊聽說弗萊明發明的青黴素,就用它來治療,這年輕人因而得以逐漸康復。

你們知道那位年輕貴族是誰嗎?對,不是別人,正是著名的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在這故事中,我們看見播種和收穫的道理,就這麼簡單。很顯然的,人生是持續行進的一連串事件的總和。

回到我的故事,阿嬤人很好,我不能辜負她。當黃豪雲不在家時,我要照顧及保護她不受太太欺負,這完全是我的責任。我無法理解,像太太這樣活在仇恨中,到底有什麼好處?雖然她一開始沒有被承認,最後是因為肚子裡懷了黃豪雲,阿嬤才接受她當媳婦,完全不去考慮她出身特種行業的背景,儘管肚裡的胎兒也不見得是阿嬤前幾年過世的獨生子的血脈。怪的是,太太的憎恨從來沒有減少過,終其一生都用來記仇。

正如我說過,人類經常面對非常複雜又無法避免的問題,但我們都知道,是命運主導著亞當的子孫在命運這場戲中所扮演的角色。

少爺回學校後,阿嬤的安危就完全被控制了,我不能掉以輕心。你知道嗎?太太顯然有精神障礙,不只有仇恨,她還想殺死阿嬤,因為心理不正常想加害他人,尤其是她不喜歡的人。

阿嬤的藥已經用完了,不幸的是少爺還沒回來,否則即使是幫我看著阿嬤,或幫我送藥過來也好。那些藥是阿嬤的命,因此絕對不可以斷。可是如果我決心單獨跑去醫院拿藥,我會擔心阿嬤的安危。真是進退兩難。

中午豔陽高照,吵鬧聲從臥室門前經過後不久,就聽到大門用力關上的聲音。我躡手躡腳地從我的座位爬起,慢慢打開門探出頭往外看,我的眼睛像雷達一樣環視整間客廳周圍直到最裡面的房間。房門大開,表示太太與她的男友都不在。我很高興,心想:「機不可失!」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