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我奉藍祖蔚為網路寫作的楷模,部落格經營的典範。

2004 年 9 月 3 日開始,藍祖蔚繁忙工作之餘,幾乎每日在部落格發表一篇電影文字,或影評,或影話,或觀影心情,或電影掌故、人物訪問,主題不一,但都是上千字以電影為主題的完整文章,不是兩三行打發過去的短文,不是訊息或轉貼。如是者持續十一年,張貼了三千多篇文章。

是什麼原始的動力,和如何持續的毅力,能這樣日日新、又日新?

是靠秘訣或憑信念?其中滋味鮮少提及,僅在周年回顧之時,會明志抒情,細訴心路歷程。

所有的決心與作為,源起於職場的挫敗、生命的困頓。2004 年 6 月 5 日藍祖蔚在 PCHOME 新聞台開台,起初只是整理舊文,紀念或紀錄的性質居多,沒有太多的企圖心或使命感。同年 8 月,職場事變。「為了堅持自己的信念,我得罪了人,硬被架離了自己熟悉的工作領域。」他說。

編輯人沒有了版面,就像藝人失去舞台,將軍離開戰場。藍祖蔚內心糾結苦惱,不知何去何從。這時他想到一個窗口,一個「可以在最黑暗的角落裡持續找到自己尊嚴的空間」,那就是他的「個人新聞台」,部落格的前身。

真正化為行動是在 9 月 3 日這天。藍祖蔚忿然於媒體影視報導內容之膚淺,心想,與其咀咒別人不做,不如自己來,於是他從電影資訊的外電翻譯開始,拓展到延伸的話題、採訪見聞,最後寫起影評。網頁漸具規模,終成今日面貌。

是信念,也是使命吧。藍祖蔚在上網查資料時,發現簡體字包山包海,台灣製相對不足,而媒體則繼續淺碟八卦化,不斷沈淪。他只好埋頭寫作,希望在網路裡留下一些東西。寫滿一年之日,他撰文描述心情,本來想以「蠶室三六五」為標題。他以「下蠶室」自況,可見心中之激憤。但司馬遷遭宮刑,發憤著書完成《史記》的典故,一般人或許不易瞭解,且可能口吻太過激憤,這標題最後沒用,而代之以「部落格寫作:我的一個圓」。

文章以「終於,我走了一個圓。」開頭。

是的,從 2004 年 9 月 3 日開始,藍祖蔚天天貼文,全勤不缺席。一年,一個圓,圓了心願,圓了夢──圓的是電影夢。不是去拍電影,而是夢裡也在看電影的那分癡。把這分癡,化為行動,化為每天一篇文章的盟約,成為我們現在看到的「藍色電影夢」部落格。

前四年,藍祖蔚每天發表一篇(有時不只),第五年偶爾請假,他形容像是「鋸齒狀的缺角圓」。到了今年邁入第十二年頭,他嘆道,「如今已經退化到三天一篇,而且還是不規則,三天打魚五天曬網式 地間歇寫作。」不是偷懶,只因工作太忙,雜務太多,還要分神上網推介他主持的廣播節目。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