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要瞭解一位作家的作品,宜讀他的全集,一窺全貌。但門檻不低,問題不在閱讀時間,而是作品頗多絕版,難以搜尋,身後得以出版全集的作家也頗有限。

如果無法遍讀作家所有著作,那麼除了代表作,最重要的一本或許是作家的第一本書。初作容或青澀不夠成熟,但作家未來的寫作方向,印跡已現,日後創作的變與不變,精進與退步,脈絡可尋,相互對照,自有其趣。

近年勤讀金庸之外的武俠名作,梁羽生讀得差不多了,回頭讀他的第一本《龍虎鬥京華》。雖然相較於之後的卓然成家,此書成績平平,但新人出手已有架勢,整個創作生涯三十餘部作品的調性已定。

最有意思的是與此書有關的話題,也就是《龍虎鬥京華》的來歷。梁羽生的書迷大概知道,一般人可能不詳。在此略述一遍。

事情緣起於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七日的一場比武。

本來只是香港媒體之間關於武術的口舌之爭,半年後演變為肉搏之戰。挑戰者是三十五歲的白鶴派陳克夫,他向五十三歲的太極派吳公儀挑戰。決鬥原因,說法不一,有謂陳克夫不滿吳公儀過於吹捧自家門派武功,或謂記者居中傳話引發誤會,總之,孰強孰弱,心底不服,不如打一場,擂台決勝負,掌下判雌雄。

不同於現在各種運動會武術競賽選手佩戴各種護具,這次擂台賽採用自由搏擊,雙方赤手空拳,沒有保護措施。危險,但公平。比武消息傳出,一時轟動,成為市民茶餘飯後話題。這場比試地點在澳門,以慈善募款的名義進行。據說決戰前,港澳渡輪班班客滿,澳門旅館一榻難求,且賭風熾熱,金錢滾滾。

這天,上萬名觀眾買票觀賽,原定六局比賽,但只比了一局多,三分多鐘,裁判見場面火爆,擔心出事,裁定和局收場。儘管如此,過程中看得出來吳公儀較占上風,陳克夫數度被打得鼻血直流,因此多數人認定吳公儀勝出。

兩人事後把酒言歡,這事便結束了,但話題延燒,仍熱著。當時香港《新晚報》的總編輯羅孚,嗅覺靈敏,聞到商機,有意在報紙上連載武俠小說,作者人選,他不假思索,想到旗下編輯陳文統。

陳文統的文史知識淵博,掌故嫻熟,文筆好,但從未寫過武俠小說,他不敢答應。羅孚以霸王硬上弓之姿,在一月十九日,也就是吳、陳比武之後兩天,在報紙上刊登預告,宣稱第二天起將連載一部武俠小說《龍虎鬥京華》,講述太極拳名家與各派武師爭雄,最後在京都決戰的故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