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當人詢問生命的意義時,就是生病了,人提出這種問題只不過是承認有許多未滿足的原慾,過去必然發生了什麼別的事,一種騷亂導致哀傷和沮喪

──佛洛伊德

人生中總會有幾次想要逃跑的時候,有時感到現實生活的自己太累了,也有時候其實只是單純地想要離開一下,逃離那個備受壓力的地方,而一場漫無目的的旅行,往往來自靈魂深處的招喚,必須上路的人,根本不需要什麼理由……

現在越來越多三十出頭的年輕人,寧可選擇離職旅行也不留戀公司升遷,難道對他們來說,旅行是一種逃避嗎?或許對那些在職場屢屢挫敗的人們來說,旅行,的確是一場逃避,但人總不可能逃避一輩子,有時旅行反而讓人看更清楚工作的重要:工作讓我們有能力能照顧愛的人、工作的成就感讓我們自信微笑、工作是人們苦悶生活的試煉,短暫逃避的過程,卻反倒讓人更明白這個世界,就像離家的人反而更想家,遁入天地的一場逃亡,最終還是必須回歸本心!

對人們而言,世界彷彿一座醫院,滿足不同需求的病人,可以治療工作病、愛情病、千奇百怪的人生病,但不保證治癒,也許某天,你覺得自己該去旅行,千萬別壓抑腦中的慾望,放開自己,想飛多遠就飛多遠,畢竟,生病的人不去醫院看病,遲早有日會住進加護病房,不是嗎?

延伸閱讀:

《給回來的旅行者》,立刻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