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芬伶的《龍瑛宗傳》,把跨越兩個時代的台灣作家,相當生動地描寫出來。

到目前為止,似乎沒有一本精彩的作家傳記,可以寫得如此動人。她寫了二十年,斷斷續續,終於沒有擱筆。在漫長的歲月裡,周芬伶的散文與小說日益精進,卻從來沒有忘懷她要為龍瑛宗立傳。這部作品如果完成於十年前,恐怕無法臻於完美的形式。遲到與延宕的書寫,本身就是一種折磨,但也是一種等待。二十年後,周芬伶的散文技藝已經到了不容失誤的地步,只要她一出手,就是令人擊節讚嘆的文字。恰恰就是她在文學最成熟的階段,她適時完成這部傳記的書寫,果然就是出手不凡。從第一章描寫劉家從唐山渡台的故事,便緊緊扣住讀者的心。劉氏家族的傳承,經歷太多的夭折與死亡,那樣坎坷的命運竟然孕育了一個傑出的文學靈魂,簡直是近乎傳奇。

作者從發想、修改到出版,整整歷時二十年。透過訪談龍瑛宗次子劉知甫,以及長子劉文甫的修訂,源源本本記錄龍瑛宗以寫作與工作為重心的一生,及其對台
灣文學發展的貢獻。

一九一一年(民國前一年),出生於日治台灣的龍瑛宗,是個客家孩子,沒學過漢文,所以他精通的是日文和客家話。龍瑛宗最精彩的生活是在戰前,二十七歲
以日文作品〈植有木瓜樹的小鎮〉榮獲日本《改造》雜誌第九屆懸賞小說佳作獎,開始受到台日文學界的矚目。

然而,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台灣的統治者換成了彼岸的國民政府,三十五歲的龍瑛宗喪失了發聲的舞台,陎對陌生的中文和福佬話,他只能選擇靜默。戰後的生活帄淡加上停筆,有四十幾年的生活空白。

龍瑛宗婚姻生活不幸福是他的悲劇之一,中文書寫與日文書寫水準相去懸殊是悲劇之二,他的生不逢時是悲劇之三……,他的一生過於安靜,就像他的人一樣。

身為文學家的他越是無法書寫,心緒就越是苦悶,妻子的強勢和難以契合的思想,令龍瑛宗簡直無所容於天地間,這段期間閱讀日文書是他逃避現世、遁入心靈的唯一途徑。困頓中的龍瑛宗勉力自學中文,五十多歲後才能慢慢以中文寫作,也重新受到世人的注意。

以喜愛閱讀的龍瑛宗,年輕時為了省錢常站在書店看書拉開序幕,接著從頭細數發生在劉家的家族悲劇如何影響龍的一生、文壇上大放異彩的歷程,與張文環、
吳濁流、呂赫若、王白淵等文人的互動、參與編輯工作、學習國語以中文寫作的艱辛、各處旅行的回顧、最後在病榻上回憶的前塵往事……

書名:龍瑛宗傳
作者:周芬伶
出版社:印刻文學
上市日期:2015/11/08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