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老先生還有屬於年輕的愛戀夢想、情感慾望,他不但沒有展現的機會,也沒有可以合宜地表達心聲的方式,書中的洪伯也是因為如此,才讓故事從此走上不幸的命運。

the river darken2

把簡化的因果,透過小說還原

「他(洪伯)的確有他的心機,但如果近距離去看…他的內心世界也有可憐可憫的地方。這也是我喜歡小說的原因,可以把目光集中在個人;在讀故事時,你也同時可以看到這其中每一個人的處境、社會條件,他抉擇中的難處……。」

沒有人會否認人心的複雜,但是,面對一個事不關己的第三人時,在善與惡、好與壞的界線之間,我們卻總是選擇簡化一切。「小說的功能就是把被簡化的事情,還原到原先應該有的複雜面貌,不是非黑即白,很多人心的狀態都有很多灰色地帶。我們閱讀小說的經驗,常常就是那個灰色地帶,讓我們與書中的人物有了同理、有了同感。」

平路進一步指出,臺灣雖以人情味自豪,人人都有同情心,但卻缺乏同情心真正的基礎──同理心;「只要細心去看,其實有很多歧視,有很多不自覺流露出來對別人的排棄、隔絕,或根本把他劃分在另一個世界。」

以如此具爭議性的命案為故事元素,或許會遭受異樣的眼光,也會有相應的責難,平路如此堅持的原因,就是希望用平緩而深刻的方式,幫助讀者看到自己從未關注的另一面。

「如果書出版了,而我們的社會可以多撐開一點角度,好像厚的布幕後面剪開一點點開口,去看到所謂更多的真相,更撐開的多一點點的角度,即使是只有多一點點,也是我衷心的期望。」

延伸閱讀:

  1. 黑水・私觀點」系列書評,深入認識平路《黑水》▶︎▶︎▶︎
  2. 《黑水》,立刻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