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全球讀者對《小王子》的一致熱愛,已經不是新聞,趁《小王子》電影上映,二魚文化也特別一口氣重新出版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包括《小王子》、《風沙星辰》與《夜間飛行》的三本著作,更找來知名作家胡晴舫及譯者徐麗松、繆詠華,一起揭開聖修伯里與《小王子》不為臺灣讀者所認識的各種面向:

「和聖修伯里及《小王子》來場深度飛行」講座

「和聖修伯里及《小王子》來場深度飛行」講座

1. 真正的聖修伯里其實藏在《風沙星辰》裡

胡晴舫表示自己非常喜歡《小王子》這部作品,也是因為這本書進而認識聖修伯里。然而,要真正認識聖修伯里,光讀《小王子》是不夠的,還得要將《風沙星辰》、《夜間飛行》讀完,才能「讓我們更進入小王子的世界」。

book covers

翻譯《風沙星辰》的徐麗松進一步解釋,《小王子》是聖修伯里的自身投射,是個分身,而真正的聖修伯里其實藏在《風沙星辰》裡;「《風沙星辰》是個小王子長大後的世界。」他說。

2. 聖修伯里在法國的地位簡直是臺灣的「中正」等級

雖然《小王子》讀過的人不少,愛的聖修伯里的讀者也很多,但如果要比誰最愛他,第一名恐怕還是非法國人莫屬,「到了當地,才瞭解法國人對聖修伯里的愛。」徐麗松說。

徐麗松細屬各種法國人熱愛聖修伯里的表現:里昂市有條街道是以聖修伯里為名;巴黎的十六區,也設有聖修伯里碼頭;歐元發行前,50 元法郎紙鈔不但上面的頭像是聖修伯里,而且鈔票正面、背面都有小王子的身影。在 2000 年時,里昂的機場,還正式改名為聖修伯里機場(Aéroport Lyon Saint Exupéry)。

50_francs_banknote_A

面額50元的法郎紙鈔(Photo from Wikipedia

徐麗松打趣道:「在法國,聖修伯里可以跟臺灣到處可見的『中正』平起平坐」。

3. 聖修伯里不但是他的姓,也是他所屬家族的封地

聖修伯里的法文原名是「Antoine de Saint-Exupéry」,法文名字中有「de」的人,很多都是貴族,「de」的後面通常接著他們的封地。

聖修伯里也是貴族的後代,他們家族的封地在里昂與波爾多之間,西元五世紀時,他的祖先曾經驅逐汪達爾人。他的曾祖父喬治是法國步兵的高級軍官,還曾參與過美國獨立戰爭;他的祖父則從商,曾買過兩個中世紀的城堡,其中一個在波爾多,現在是著名的酒莊。那家酒莊的網站上寫道:「我們不是從我們的祖先那邊繼承土地,而是從小孩那邊借來土地。」

4. 聖修伯里是因為很會買保險,才保住機師工作

聖修伯里的父親約翰年輕時相當揮霍,直到 30 歲才浪子回頭,到里昂開了間保險公司。可能是父親給他的概念,聖修伯里非常懂得替自己買保險。

1935 年,聖修伯里駕駛飛機,從巴黎飛到西貢,在中途因加錯油,導致飛機失事。原本需賠償一大筆錢,所幸聖修伯里有保險,除了賠償原本的飛機之外,還可以再買一架新的,讓他得以繼續開飛機。

5. 小王子所遇到牧羊人、麥子,背後都有基督宗教意涵;看了43次的落日,則是暗喻納粹花了43天把法國攻下

夜間飛行》的譯者繆詠華則深度解析了《小王子》的文學意涵。小王子之所以碰到牧羊人、麥子,其背後都有基督宗教意涵。在《夜間飛行》中,整個故事雖然只在一個晚上,時間軸壓得非常緊密,但卻非常複雜,搞不懂誰是誰,也不知道誰開哪架飛機,「這也反映了當初商業飛行開始起步時的混亂狀態」。

此外,小王子看了 43 次的落日,則是聖修伯里暗指 1940 年 5 月 10 日到 6 月 22 日,納粹花了 43 天把法國攻下,逼迫政府簽和約;把時代裝到小說裡面,「這就是文學好玩的地方。」徐麗松說。

至於《夜間飛行》的靈魂角色無線電報員李維耶,繆詠華更認為聖修伯里「彰顯的不是英雄主義,而是告訴我們每個人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自己的工作完成。」這也是《夜間飛行》想傳達的價值意涵。

延伸閱讀:

小王子的飛行套書:風沙星辰、夜間飛行、小王子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