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爐上方的時鐘再度響起,提醒我們真的遲到很久了。這時候,放在廚房流理台上的聖誕紅,底部流出一窪髒水,沿著櫥櫃一路流到地上。我一把抓起花盆連同閃亮的包裝紙,丟到水槽中。花盆傾倒,溼泥巴又濺到一旁昨晚洗淨正在晾乾的碗盤。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所有人都上車,」我大叫道。
「媽咪……」梅根生氣了,用力跺著腳。
「我知道、我知道,不要講那種話。」
梅根把聖誕紅擺正,拿起書包走出去,兩個哥哥和我尾隨其後,車子還是冷的。
我把抱怨個不停的班恩送到高中,穿越過一大堆家長,把尼克送到國中。
他關上車門時,我對著他喊,「學點東西吧。」尼克頭也不回,繼續向前走。
梅根念中年級,上課時間比兩個哥哥晚,所以她和我坐在車裡,有二十分鐘的時間練習拼單字。這些單字當然又是和聖誕節有關。
「裝飾,o-r-n-a-m-e-n-t,裝飾。聖誕紅,p-o-i-n-s-e-t-t-i-a,聖誕紅。媽咪,妳覺得……妳覺得會不會是爸爸給我們的啊?妳知道,就是p-o-i-n-s-e-t-t-i-a。」
她用和她爸爸一模一樣的巧克力色眼睛看著我,眼神中隱含了兩個月之前所沒有的熱切渴望。我想告訴梅根,他的愛會永遠陪伴著我們,但是,如果連我自己都不敢確定這是真的,我又怎麼開得了口?該說謊嗎?還是談些像學校、籃球練習、女童軍這些比較安全的話題吧。
我知道,梅根需要我對她說出我們家一定會恢復正常的保證,但是我真的不敢確定。
「我覺得妳該進教室,考些好成績回來。」我幫梅根拉上亮黃色外套的拉鍊,親吻她的額頭一下。
「把帽子拉上,因為……」
「熱氣會從頭頂跑掉,」我們一起說道。兩人都笑了出來。
她走上通往學校的人行道,但隨即轉頭跑回來。我趕緊看看椅子上有沒有她忘了拿的東西,但位子上空空如也。我打算開窗時,梅根已經把鼻子湊在車窗玻璃上,她的呼吸在玻璃上留下一陣白霧。
「媽咪,我們這個週末可以去買聖誕樹嗎?拜託?好吧,好,太棒了,」沒等我回答,她就一溜煙跑開。
「如果妳先把房間收乾淨的話!」我在她身後微弱地回答,但梅根早已朝學校跑去。她在身影消失之前揮了揮手,把我僅存的元氣全部帶走。
我還沒發動車子,淚水就已經模糊了視線。
前往辦公室途中,我穿過市中心、經過購物商場,街燈的燈柱上垂掛著滿滿的聖誕裝飾。等我走到州際公路的交流道時,快忍不住要放聲尖叫了。
我用力一拍方向盤,卻按到了喇叭。開著黑色轎車的老先生,趕緊換到外側車道,我踩下油門,心中充滿罪惡感,我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也為家中因瑞克離去所瀰漫的恐慌感到抱歉。
堆在廚房抽屜內、眼不見為淨的帳單愈來愈多,我嚇壞了。雖然瑞克和我已經付了二十年的電費,電力公司現在卻要求我付保證金,因為帳戶是瑞克的名字,我們的債主根本不知道我這個人,不過現在他們逐漸知道了。
我的朋友凱特告訴我,瑞克已獲安息,他所在的地方無病無痛、沒煩沒惱。但是在我的想像中,瑞克對上帝非常憤怒,那種烈焰似的情緒也在我心中燃燒。我無法向孩子解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為什麼其他小孩有爸爸、他們卻沒有?我無法告訴他們,我真希望死去的人是我,因為瑞克會知道如何幫助孩子度過這一切。

本文介紹:
第 13 個禮物:一個發生在聖誕節的祝福奇蹟》。本書作者/瓊安.惠絲特.史密斯(Joanne Huist Smith);出版社/高寶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不好的日子會讓好日子變得更好——單親媽媽走過喪子風暴
  2. 不單單是爸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