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瑪塔.威廉斯

直覺溝通是一切生命的普世語言,不需要翻譯。直覺是即時的,大量的資訊可以在不到一秒間被傳送。當這樣的傳遞發生時(並不總是會發生),資訊會以一種得知什麼事情的感覺出現。不知怎地,你就是在心中知曉某隻動物過去的一切經歷,或那隻動物出了什麼毛病。你立刻知道它,彷彿那筆資訊是被包成一顆球投到你這裡。

依靠直覺聯繫,並不需要親身跟動物互動

以我的諮詢經驗來說,我通常是透過電話或電子郵件跟人們洽談,然後隔著遠距離,聯繫位在世界各地的動物客戶。

有一次我在歐洲上電視節目,一位動物行為學家(被請到節目中來質疑我)認定:我只是觀察肢體語言,根據我對動物的知識做出猜測。我反駁他說,我很少親眼看到我的客戶,甚至通常連動物的照片都沒看過。我只收到某隻動物的名字、年齡與特徵描述,然後我會閉上眼睛,想像那隻動物的模樣,宛如在眼前的一面大銀幕上看見他,藉此聯繫上他。這個過程,感覺有點像調頻率連上某個廣播電台。

我達成的聯繫,是心靈上與情感上的聯繫。本質上,我跟那隻動物形成一種即時相通的關係;在我們的直覺交流之外,我沒見過她,她也不認識我。經驗讓我曉得,要形成直覺聯繫,並不需要親身跟動物互動。我能肯定地說,透過直覺跟陌生動物建立起的關係,其強度相當於我跟自己的任何動物形成的直覺關係。

跟動物溝通的時候,我竭力避免根據經驗或常理猜測,試著純然專注於我的直覺帶進來的訊息。我收到的訊息常常是毫無邏輯性的,我不可能捏造出那樣的東西,也不會這樣做。只要碰到那類的訊息,幾乎可以確定是來自動物。

舉個例子,我受人請託跟一隻垂死的狗溝通,要問問他走之前有什麼想做的事。當我跟那隻狗聯繫時,他傳給我一幅幅圖像,呈現一片停了許多飛機的平原。我以為那些是玩具飛機。他只是一直顯示給我看飛機起飛和降落,說那是他想做的事。對我來說,這一點都不合理。我從沒遇過喜歡飛機的動物,而且我本身的觀念是盡可能讓動物遠離飛機,越遠越好。

因此我知道,這不可能是我幻想出來的景象。那隻狗身在美國東岸,而我住在西岸。我從沒到過那隻狗的家,不可能獲知任何有關他的事情。委託我的女士,從沒告訴過我那隻狗喜歡什麼。當我將我得到的結果轉述給她時,她告訴我,她的哥哥是位機師,常常帶那隻狗飛來飛去,那隻狗很喜歡坐飛機。

與往生的動物溝通,為動物友人帶來療癒

物理學家臆測,這種感知能力可以被用於檢視過去,為了佐證這點,我可以提供一個案例。我曾訪問過一隻已經往生的動物。其實這件事我挺常做的,而且我發現,這樣做可以幫助悲慟難忍、無法釋懷的動物友人。當我跟已經往生的動物溝通時,我是聯繫那隻動物的靈,憑著一段特徵描述或一張照片來產生直覺上的連結。

在這個案例中,動物是一隻貓,他告訴我兩件奇怪的事。首先,他說在他快死的那個星期,他的友人讓他樂不可支,因為她走到哪裡都帶著水。然後他告訴我,在他快死的同時,他的友人的母親也生了病。

我將這個資訊傳達給那位女士,她感到困惑。她想不透那是什麼意思,我們最後都認為我的感應一定是「失準」了。之後過了大約一個星期,她打電話來,說發現我終究是對的。在那隻貓在世的最後一週,那女士扭傷了腳踝,為了冰敷腳踝,她隨身帶著冰袋(被那隻貓形容成是水)。也差不多在那時候,她住在另一個大陸上的母親打電話來,跟她談她即將要做根管治療的事。

直覺溝通跟口說語言判然有別的最後一個特徵是,你不用怕干擾到別人。當你開口說話時,你得留意有沒有影響到別人。許多人一起同時說話也行不通,否則誰都聽不清楚在講什麼。但直覺溝通因為速度非常快,不會有干擾的問題。

我曾讓三十個學生在同一時間,對同一隻動物問相同的問題,過程順利。每個人都收到了回答,其中許多人得到的是可被印證的相同答案。我所觀察到的唯一一個溝通阻礙,是發生在被問的那隻動物對人們感到不安或害怕的時候。在這種情況下,動物會表達他們的不自在,要不然就是乾脆拒絕溝通,不跟任何人說任何事。

我幾乎可以保證,你和你的動物不論何時都能憑著直覺交換訊息。在魯柏.雪德瑞克關於動物與直覺的研究中,他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雖然我們不見得善於聽見他們的話,但至少動物們一定會聽見我們的話。他聽過許多人告訴他,每次到了要去看獸醫的時候,他們的貓就會突然消失。雪德瑞克跟幾位獸醫談過這個現象,發現一家獸醫診所甚至不給貓做預約。那家診所只建議民眾直接把貓抓來就好。

或許你會認為,你起身去開門讓你的動物進來,或去裝滿空了的水碗,是你自己想到要這麼做,但很可能你做這些動作,是因為你的潛意識收到了你的動物發出的直覺請求。有一天,我坐在電腦前打字,我的狗布萊蒂過來頂我的手肘,這是她平常的習慣動作(她的這個舉動總是能幫我把字打對)。通常,我會問候她一下,然後告訴她:「現在不行,我在忙。」

可是,那一天我竟然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我心中出現一個意念,讓我覺得有隻動物跑出去了。然後,我產生必須要到前門去的想法。這全都是布萊蒂傳來的訊息。我走到前門時,門是開著的,有一隻狗跑出去了,已經跑到好幾條街之外。要不是布萊蒂告訴我這件事,那隻狗搞不好會遭到什麼意外。我能聽見她的訊息,而沒有直接叫她走開,這樣子真好。

透過直覺傳送訊息

跟所有的溝通形式一樣,直覺溝通是雙向的;你可以發送,也可以接收訊息。

以直覺傳送訊息的方式主要有四種:

直接說出來:這個方法是用你平常說話的聲調和措詞,說出你想傳達給某隻動物的話。動物會收到你的意思。重點在於,你想要讓你說的話被收到,也相信你說的話有被收到。就算你懷疑你的動物是否真的理解你,也要試著撇開你的成見,把這當成是一個實驗來做,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想著你的信息:你可以大聲說出你想傳達的意思,也可以在心裡想著它,兩者其實沒有差別。當你去馬廄看你的馬時,出聲對他說話怕會讓人覺得你像瘋子,這時候這方法便能派得上用場。凡碰到不方便製造噪音的場合,例如在動物表演會上,你就可以採用這方法。一般來說,想著你的信息比說出來更快,也更輕鬆,但它需要額外的聚焦與專注力。當你用這方法時,閉上眼睛防止分心會更順利。這時候,你的內心要保持這樣的意圖:傳送時,那些想法會從這裡移動到那裡,並且被理解。

傳送圖像:這個方法一般是要閉上眼睛,想像一幅心靈圖像或某個東西的影像,然後將那幅圖像傳給動物。例如,我可能會傳一幅圖像(幾乎就像電影)給一隻動物,顯示我希望她怎樣對待其他動物。你也可以用圖像,來問動物問題。例如,你傳給一隻狗一條小溪的心像,問她(以心靈傳送意念來發問)想不想進去泡水。然後你看著那幅影像(同樣像電影),看那隻狗會怎麼做。

傳送感覺:使用這種方法時,你要專注於一個特定的情緒或情感,然後透過心靈將它傳給動物,同時懷著它會傳到那裡的意圖。我都用這個方法,來安撫或安慰動物。當你必須跟你的動物分開時,這也是個對他們傳達關愛之情的絕佳方式。

※本文摘自《寵物通心術:62個通心術練習大公開》立即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