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慕容無言

慕容無言的《大天津》,慕容無言的民初武林!原價 280 元,01/23-01/24 Readmoo 獨家限時免費→【快去領取】!

塘沽是天津最東端連接渤海灣的區縣。其地名由來有兩種說法,一是早年間此地還是無名漁村時,洪水沖捲來不知曾懸掛於何地的大鐘一口,附近村民便用「堂—咕」的鐘聲來形容住地位置,而後中國近代第一條鐵路在此設站,英國工程師便用「TANGKU」的名字作為站名,加之天津常有用「沽」做地名的習俗,便取名「塘沽」。另一種說法是塘沽距離天津城一百華里,依據滿語裡一百里地的發音取名而成塘沽。而後天津統計有七十二處帶「沽」的地名,塘沽便是其中一處。

中國近代史所受的屈辱,大半來自於海上,因為西方列強的殖民策略就是通過強大的制海權,千里迢迢向新大陸的港口城市發起攻擊,繼而佔據港口作為跳板蠶食劫掠內陸地區。而從海上向當時中國的心臟北京攻擊,最簡短的路線就是直插塘沽—天津—北京。

在塘沽南北兩側各有一處炮臺,南端即大沽口炮臺、北端即北塘炮臺。如果說天津的地緣位置是北京的咽喉,那這兩處炮臺就是天津的門牙。近代列強每一次侵犯北京,幾乎都是從塘沽上岸,攜槍推炮打開門戶、惡狠狠登堂入室。

塘沽的炮臺與海防設施,最早是明代戚繼光為抗倭而修建,清咸豐八年(1858 年),英法聯軍兵臨塘沽,向塘沽南端的大沽口炮臺發起試探性進攻,直隸提督史榮椿戰死,朝廷畏戰遂簽訂《天津條約》。而後主戰派親王僧格林沁主持塘沽防務,大力修繕加固炮臺、選煉駐軍,次年在與英法聯軍的衝突中,依託塘沽北端的北塘炮臺獲得大勝,毀敵船五艘、傷敵船六艘、斃敵千餘人。

一個月後,英法集結兩萬五千餘人、一百七十餘艘戰艦捲土重來。僧格林沁自知火力不敵,欲讓出北塘炮臺引敵上岸,好發揮自己馬隊衝擊的優勢。但英法聯軍借機佔領北塘炮臺後,繞行佔領了軍糧城、塘沽等地,向南直插大沽口炮臺的後路,使守軍腹背受敵。防守炮臺的直隸提督樂善陣亡,英法聯軍由此一路進攻天津、北京、焚毀了圓明園。

二十年後,還是八月份,英法德日等八國聯軍依舊按原路向塘沽進攻,叩擊進攻中國的門戶。敵軍先佔領了大沽口炮臺,再向北進攻北塘炮臺,然後圍攻天津城,曾經隨首任臺灣巡撫劉銘傳渡海援台的名將聶士成陣亡在八里台,這是在天津戰死的第三位直隸提督。戰後西方列強在《辛丑合約》中要求拆除炮臺及天津城牆。清政府遵命。

此後幾任直隸提督,不論是曾經與聶士成一同奮戰朝鮮的呂本元,還是護駕西逃的馬玉昆,以及清帝退位詔書中特意提及的姜桂題,面對一個無城牆的城市、無炮臺的港口,恐怕都已明白,北京城至渤海岸間已再無門戶可守。

塘沽的經歷,可以用一句話概括,「一個小漁村,半部近代史。」

時間再向後推移三十年,就是民國政府與日軍簽署的《塘沽協定》,正式承認了日軍對京津地區的管轄權。這又是一次破城失地的被佔領。如今的北塘,當年的炮臺遺跡早已湮沒,只在河心島上遺有拆毀炮臺時留下的條石與殘破的基座,隱沒在草叢中。新的北塘仿古旅遊鎮已經建設完畢,仿建了當年的高牆和甕城,安裝數門裝飾用的鐵炮在城樓上,以供後人憑弔。斜陽時,登立城頭居高臨下,看黝黑炮管俯控河口,當年一夫當關之險,也擋不住劃時代的堅船利炮。此時身背後的遊人熙熙、百業繁榮,更襯出時光流水,逝不可追。

如今北塘古炮臺,是北塘經濟區的一部分,吊塔林立,車流如梭,新建住宅社區的價格,已經達到了大約每平米九千元人民幣。而與北塘炮臺舊址一河相隔的北側,原本荒蕪的灘塗與鹽鹼地,現在則矗立著一座占地三十平方公里,可容納三十五萬居民的現代化生態新城,就是常被媒體提及報導,中國與新加坡聯合開發的「中新生態城」。

而大沽口炮臺向西,過河緩行片刻,就是塘沽南站,這是全國目前完整保存最早的火車站。晚清光緒年間,李鴻章籌辦洋務,建工廠、煉鋼鐵,處處用煤,而北方沿海最主要的產煤地在唐山,若將唐山煤用牛車、木船運到北塘出海南運,成本幾乎與進口煤一樣,價貴且開平煤礦無利可賺。修鐵路運煤自然是必須的,但此舉觸動了當時朝中頑固派的神經,堅決抵制在京畿腹地修此洋務,不能讓鐵路機車破壞了沿途風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