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怡慈

時值文化議題如火如荼之際,時報出版《改變街區的獨立小店》,是京都惠文社一乘寺店店長堀部篤史,面對獨立書店夾擊於大型連鎖書店及講求 CP 值等價值觀的環境下,探討獨立小店存在意義的作品。將時空從京都拉到台灣,電子書對實體書的影響、獨立書店的存廢,也是爭議已久的問題。到底獨立書店存在的意義為何?對於街區的影響又是什麼?或許能從台灣的獨立書店身上,與堀部篤史一同反思消費時代下文化的意義。

我們邀請到幾位獨立書店負責人,聊他們的故事,也一同尋找台灣自己的文化路。

「如果要定義永楽座,我會說我想經營一個『人與書相遇的空間。』」聊起永樂座的故事,老闆寶兒(石芳瑜)說道,一開始經營二手書,但因為經驗不足,收書還不理想,又遇上書店漏水,經過兩次搬家,一路多災多難,為了生存,也曾經做過一些嘗試與合作,直到如今永樂座可以很自豪的說,「我們書店最主要的營業額來自於書,堅持本業有時是一種必要的態度,為了生存而亂了腳步,反而會讓你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客人流失,這是我越來越深的體悟。」最近也有廠商希望與永樂座合作,以書店的氛圍帶動其他型態商品的銷售,但愛書的寶兒總是擔憂商品會擠壓到書籍的生存空間,堅守書業的底線。「不過我也知道實體書店不能只是賣書了,所以我們舉辦了許多跟書有關的活動,同時也帶動了書的銷售。」

多元化經營來自於最初的誤打誤撞

【獨立書店與街區風貌】90% 的書店──永樂座書店

聊起永樂座的緣起,寶兒坦承回答,最初是羨慕有河 Book 的主人 686 與隱匿,感覺他們堅守一間書店的風骨讓人欽羨,加上自己是一個起步很晚的寫作者,才華上無法與駱以軍和陳雪等作家相比,因此決定開一間書店圓夢(說歸這麼說,寶兒也出了好幾本書)。「剛開始我想得很單純,就是開二手書店,因為二手書店的利潤比較高嘛。」她堅信如果有一天書店這個行業要滅絕了,二手書店一定是最晚從世界上的消失的。然而公關公司出身的她,缺乏書業方面的經營知識,也無法走販售古本、珍本的路線,因此很快發現原來「收書」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如何突破收書這個門檻?寶兒笑說,就是因為比不過別人,所以永樂座打從一開始就接受「寄售」與「新書」,並承接一些社運活動,自然的與其他的二手書店做出區隔。如今的永樂座,新書櫃位大約占了整間店面的四分之一,另外還有一開始就進入永樂座的 BBS 的免費詩卡可以拿取,更有數不清的新書活動在此舉辦。別人的複合書店或許是音樂 CD 與文創商品和其他服務兼具,永樂座的複合性卻大多數以書為主,成為了永樂座的特色。

一樣是複合式書店,但書籍營收占了全店 90%

不可避免的,永樂座當然也有販售少數的音樂 CD 與卡片、明信片、自製產品等文創商品,亦提供幾項常見的飲料。採訪的當下我點了拿鐵振奮下午的精神,正貪婪啜飲的同時,卻聽見寶兒說,「但這些東西的營收加起來沒有超過總營業額的 10%。」也就是說,書籍收入占了全店的 90%!對於消費時代下必須走向多元化才得以生存的獨立書店來說,這就像拿到白金獎盃一樣困難。《改變街區的獨立小店》書中,惠文社一乘寺店店長堀部篤史坦承,生活館的收入勝過書店本身,而線上書店的營收又幾乎與門市差不多,對比永樂座 90% 靠書籍獲利,想必生存一定很不容易吧?然而對此寶兒相當自如,「我們除了門市收入,線上書店也占20%,但可惜房租和人事成本不低,所以目前營收都沒能打平,每個月還是有小小的虧損。我想如果能把常客數擴充為現在的三倍,我能很有自信的說,永樂座再經營五年都沒有問題。」這種對於金錢的豁達,還有目標客數的期盼,在在都讓人感受到她兒的樂觀。

流通才是書店的真意

談到經營的困難與樂趣,寶兒提到,一剛開始能將書架填滿,內心就覺得滿足,然而步入經營一段時間以後,才漸漸體會到書籍是需要流通的,不能讓客人覺得這周看到的是這些書,下周登門還是看到這些書。「其實是顧客教會我補書這件事的,」剛開店時,書架上的書籍沒有賣出去,她便不敢進書,也不敢去收書,長久下來形成惡性循環;重新自我檢討後,她才驚覺,原來像誠品這樣的大型書店,新書平台的周期以一個月為基準是有原因的,流動是書店最重要的事。現在的她,即便當周的營業額不如預期,依舊盡量多收二手書,讓書維持流通,也才能吸引客人上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