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怡君

大人:「你再不乖,就不准你做喜歡的事!」

有位好朋友開心地和我分享,最近她終於找到了有效的「管教之道」。

「現在當小孩不乖或是要他守規矩的時候,我只要跟他說,他不聽話,就不能去玩球或是不能看卡通,一聽到這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可能被取消,他就會立刻安分下來,都不用罵也不用念喔!」

我一聽,皺起眉頭大喊:「好爛的方法喔!我要是小孩的話超討厭這種感覺。我會覺得被背叛耶。」(用這種口氣說話,小孩當然不在現場。)

這個跟我十年交情的朋友早就習慣我的各種反應,沒好氣地問:「又怎麼會扯到背叛啦?」

我感到超級委屈地說:「因為我讓你知道我最喜歡什麼啊,結果你利用這個來威脅我、控制我,會讓我覺得不公平也很受傷。這樣以後誰想讓你知道更多啊?」

當然,我那朋友賞了我一頓白眼。「最好小孩會想這麼多!」

我們決定各自回去問自己的孩子,聽聽他們怎麼看這件事。

小孩:「你這樣說,以後我也不會自己收啊!」

原本我打算直接開口和妹妹聊聊,但又深怕語言掌握不易,讓細心敏感的妹妹察覺我的動機,所以只好等待適當時間「實驗」一下。

晚餐後,我請妹妹整理她的房間,沒想到這位小姐攤在沙發上一副懶得動的樣子。我靈機一動,這不就是實驗的大好時機?於是立刻祭出懲罰條款。

「好吧,剛吃完飯,你休息一下,不過要是八點前沒收完房間,今晚電視時間就沒囉!」

妹妹瞧了我一眼,萬般不情願地翻下沙發,嘴裡不知嘟囔什麼整理房間去了。

我心想,這招真的好有用,以前忍住不用是不是錯了?

趁著睡前說故事時間,我裝作不經意地問:「今天晚上媽媽一說,你馬上就收房間耶,很不錯喔!不過,你那時候嘴裡在念什麼啊?看起來好像不太開心?」

妹妹很不高興地說:「不然就沒電視可以看啊!這兩件事又沒什麼關係。」

「是沒什麼關係,但是這樣說你就有反應啊,否則你一定又拖很久吧?不然要怎麼說?你來當媽媽,你教我。」我繼續往下挖。

「可是我覺得房間沒有很亂啊,幹嘛一定要今天收?而且你這樣說,以後我也不會自己收啊!」看來有放話的意思。

睡前不宜爭論,趕緊親親抱抱道晚安。

我猜得果然沒錯,這種方法真的有問題。

至於我的朋友,她回去後選擇直接問孩子感受,畢竟她都直接採用這種管教法,應該不用做什麼實驗。

這樣的懲罰,傷透了孩子的心

我們再度碰面,說好了要交換心得。

朋友迫不及待地開口:「我那天問我家兒子,他沒想那麼複雜啦,不過他說這種感覺的確不太好,有點像被威脅。」

「我們家的跟我放話說,這樣會讓她屈服沒錯,但也沒辦法說服她養成什麼好習慣就是了。」我也先說出妹妹的想法。

大概是這個結論讓兩個媽媽沒了頭緒、備感挫折,我們一時靜默下來。

「我後來想想,這種方法其實是一種權力的展現,有權力的人才能制定遊戲規則,這樣好像又把我跟孩子的距離拉開,回到傳統權威式的管教。這大概是我最不能接受的部分。」我開口打破沉默。

「可是家長或老師本來就有權威在吧,這不一定是我們選擇的,而且我認為應該也要有權威,我們現在把權威太汙名化了。」朋友提醒我。

「沒錯,可是我希望我對孩子的權威,來自於她的信任和尊重,就好像我們人生中總會有一、兩個人說話很有分量,有什麼事會很想問問那個人的意見,而不是上對下的那種高壓式權威。」我覺得我還沒有能力表達得那麼完整。權威對我而言,應該像是個孩子認可後頒發給我的皇冠一樣。

「我才管不了那麼多。那你說該怎麼辦?」朋友一臉無奈。

不是剝奪最愛,而是創造另一段親子時間

「當你懲罰他不能做什麼事的時候,那段時間,你跟他都在做什麼啊?」我突然好奇起來。

「各做各的事啊,都氣死了還管他在幹嘛!」

「那你覺得,孩子那時候會不會滿腦子都在生你的氣,其實根本沒有反省你要他改的事情?」

「嗯,還滿有可能的。」朋友陷入思考。

「那不然下次你懲罰他的時候,陪他一起做別的事情好了。這樣感覺不是剝奪他的最愛,而是創造另一段親子時間,你覺得怎麼樣?」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主意,但我總覺得這樣感覺好一些。

接下來,我們互相幫彼此動腦,想了適合自己孩子個性的「懲罰時間親子活動」。

雖然這未必是最完美的教養方法,但現實生活裡的雙薪家庭一定得有些「效率」一點的管理方法,在拿捏自主尊重和時間速度的平衡間,或許這是最容易執行的改進方式。

後來,我在其他書籍中發現,澳洲的學校會在教室角落設立「思考角」(thinking corner),當孩子犯錯時,就會禮貌地請他到思考角安靜下來想一想。

我覺得這也是個不錯的方法。剝奪孩子的最愛反而模糊了事件焦點,不如讓孩子思考一下「為什麼做」或「為什麼不做」哪些事,孩子一定也有他們的道理。彼此冷靜一下,再透過對話討論,才能找出根本解決之道,讓每次的親子衝突都更有意義和收穫!

※ 本文摘自《被禁止的事》,原篇名為〈一定要這樣處罰我嗎?養成自主管理的能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