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外邊世界在台灣,今天的媒體,還活在昨天的垃圾堆裡。

就供需法則而言,媒體要能生存,必須是編輯室提供高品質的稿件滿足讀者需求,兩者互相吸引,彼此壯大;蔚為潮流之後連廣告本身都能與雜誌風格內容契合,互相爭豔。但這只是理想狀態──當台灣的讀者數量持續降低至無法維持雜誌發行成本,上述的供需法則就被打破,轉而必須仰賴業務廣告來達到收支平衡──高品質的稿件與讀者需求遂不再必要,內容貧乏瑣碎與廣大讀者脫節也無所謂;更駭人的是,這樣的刊物只要能在銷售以外的部分找到廣告、補助、活動等各種財務收入,就能在市場上長久發行。縱然與讀者脫節,縱然無視品質,依舊長青而具代表性。人們不免產生錯覺,以為這樣的內容品質具有一定數量死忠支持者。

這是邏輯謬誤連結上刻板印象之後帶來的錯覺;然而這錯覺造就存在感,存在感發揮影響力。人們在影響力下卻無法思索,脫離讀者需求而存在的媒體,活在昨天的垃圾堆裡的媒體,究竟為誰發聲?

另一方面,台灣出版業自上世紀末一路崩盤至現在,寫作難以維生,作家成為副業。作家缺乏資金可投入田野調查與前製作業,寫作範疇萎縮到個人經驗。於是當台灣社會因社會不公、不義而沸騰,絕大部分的台灣文學作品風平浪靜,遺世而獨立成一格。

是的,作者不但脫離讀者,甚至脫離自身生存的社會。

因此,《外邊世界》並不禮貌,我們來自外邊,要冒犯這個世界。

割捨傳統媒體經營模式,拋棄紙本在通路上的限制,改變廣告決定論的邏輯,回到內容至上的本格。我們召喚幾位認真的年輕作者,讓他們以文學與藝術的角度觀察、參與這個社會的重大議題與社會事件,重現消失已久的深度文藝觀點。

他們認真思索,認真書寫,要寫給認真閱讀的人看。

而我們寫作,我們閱讀,當我們站到外邊反視世界,我們就能重新定義世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