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我回到辦公室。負責談判紓困方案的提姆.蓋特納打電話來,表示 AIG 的董事會已同意我們提出的條件。那些條件嚴苛,但有很好的理由。我們不想獎勵經營失敗,也不想給其他公司誘因,去冒那種把 AIG 帶到破產邊緣的風險。那筆融資要收很高的利息,並取得 AIG 將近 80%的股份,以便紓困成功時,納稅人也能受惠。聯準會本身的理事會,當天稍早已通過這個方案。我們現在僅須發出新聞稿。

可是我需要幾分鐘好好思考一下。我認為我們的作為是對的;我相信我們沒有其他合理的選擇。可是我也知道,決策過程有時會像脫韁野馬,所以確認很重要。

毫無疑問,我們要冒的風險極大。八百五十億美元固然是一筆龐大的金額,然而其間涉及的利害遠超過金錢。要是 AIG 獲得這筆融資仍然救不起來,金融恐慌只會加劇,且市場對聯準會控制得住這場金融危機的信心將被摧毀。此外,聯準會本身的前途也可能岌岌可危。雷德參議員已經表明,國會不負任何責任。雖然總統會替我們辯護,可是再過幾個月,他的任期便屆滿。如果我們失敗,憤怒的國會可能拿聯準會開刀。我不想讓後人記得,我是因決策不當導致聯準會難以為繼的那個人。

我望著憲法大道,心想:我還來得及煞車。對 AIG 融資必須由理事會一致通過,所以我只要改變我的投票即可。我對蜜雪兒說了這些,並加上一句:「我們什麼都還未宣布。」

要是我們行動,沒有人會感謝我們;可是,我們不行動,又有誰會伸出援手?為美國長遠的利益著想,做出政治上不受歡迎的決定,是聯準會以政治獨立的央行存在的理由。它正是為此目的而創設:做別人不能或不願,但一定得做的事。

蜜雪兒打斷我的思路。她輕聲地說:「我們必須發布一點東西。」

我說:「好吧,該做的還是要做。我們再把新聞稿看過最後一遍。」

新聞稿的開頭是:「東部日光節約時間下午九時發布:聯邦準備理事會在財政部全力支持下,於周二授權紐約聯邦準備銀行,融資八百五十億美元予美國國際集團……」

※ 本文摘自《行動的勇氣》〈前奏〉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