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班.柏南克(Ben S. Bernanke) 譯/顧淑馨、劉道捷、陳重亨

時間是二○○八年九月十六日,星期二,晚上八點。我精疲力盡,心智與感情都已枯竭,可是我坐不住。在聯邦準備理事會所在的艾寇斯大樓裡(Eccles Building),從我辦公室的窗戶望出去,可以看到憲法大道上往來的車燈,還有排列在國家廣場上美洲榆樹的模糊樹影。這時,還有數十名職員尚未下班,可是緊接我門外的走道上寂靜無聲,空蕩蕩的。我們的傳播組組長、也是我的幕僚長蜜雪兒.史密斯(Michelle Smith)安靜地坐著,辦公室裡除了我,只剩她一人。她正等著我開口說話。

四小時前,財政部長漢克.鮑爾森(Hank Paulson)與我在白宮無窗的羅斯福廳,並肩坐在棕色皮椅上,那裡距橢圓形總統辦公室僅數步之遙。廳內有個壁爐上掛著老羅斯福總統當莽騎兵的畫像,他正騎在前腿躍起的駿馬上。在閃閃發亮的原木桌對面,面向著鮑爾森和我的,是白宮的主人,悶悶不樂的小布希總統(George W. Bush),他旁邊是副總統迪克.錢尼(Dick Cheney),接著依序是總統的顧問、鮑爾森的資深助理、其他金融監理機關的代表,他們坐滿了會議桌旁的另外十二張座椅。

通常總統開會喜歡保持輕鬆的氣氛,以俏皮話或是無傷大雅地戲弄親近的顧問作為開場。那天下午則不然,他開口就問:「我們怎會落到這步田地?」

總統是明知故問。一年多以來,我們一直在對抗一場失控的金融危機。三月,聯準會融資三百億美元,協助摩根大通集團(JPMorgan Chase)解救華爾街投資銀行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免於倒閉。九月初,小布希政府接管了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以免這兩家公司破產,美國約有一半的房屋抵押貸款出自它們。就在此刻開會的前一天,凌晨一點四十五分,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在鮑爾森與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提姆.蓋特納(Tim Geithner)的主導下,極力尋求合併夥伴未果,已經聲請破產。

而我當時正向總統說明,聯準會為何計畫融資八百五十億美元,給全球最大的保險公司「美國國際集團」(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AIG)。該公司運用奇特的金融工具,為次級房貸擔保的證券提供保險,輕率地冒險投機。到如今,次級房貸的違約率打破以往紀錄,投保過那種保險的金融公司和其他AIG的交易對象,均要求它理賠。要是沒有這筆現金,AIG 不出幾天,也許不要幾小時,就會破產。我向總統表示,我們的動機不是要協助 AIG、其員工或股東。而是我們認為,整個金融體系,更重要的是美國經濟,恐怕會承受不住AIG破產。

市場對雷曼倒閉的反應,已經陷入完全的恐慌之中,其嚴重程度是經濟大蕭條以來前所未見。周一道瓊工業指數暴跌五○四點,是二○○一年九月十七日以來最大單日跌幅,那一天是九一一恐怖攻擊後的第一個交易日,而這一波賣壓已擴散到全球的市場。由於金融機構喪失信心,銀行間的拆款利率向上狂飆。禍不單行的是,我們陸續接獲報告,自從某大基金因雷曼倒閉而虧損累累後,其大小投資者都陸續把現金撤出貨幣市場共同基金。

每個人都知道,在總統大選年去救 AIG 將會產生嚴重的政治後果。總統所屬的政黨,才剛在兩周前的二○○八年全國代表大會政綱中斷然宣布:「本黨不支持政府紓困民營機構。」而且聯準會提議的介入行動,將違反一個基本原則,即企業應遵循市場紀律,政府不應庇護企業因本身錯誤造成的後果。然而我知道,以當前金融情勢如此混亂,若 AIG 違約,情況將會糟糕到難以想像的地步──對美國和全球各經濟體,將造成無法預知,但必然是大災難的後果。

資產超過一兆美元的 AIG,規模比雷曼大 50%以上。其營運遍及一百三十多國,在全球共有七千四百萬個人和企業客戶。它對十八萬家小型企業和其他法人實體提供商業保險,這些機構僱用員工一億六百萬人,相當於美國三分之二的勞工。AIG 的保險產品保護著地方政府、退休基金、及四○一(k)退休福利計畫參與者。AIG 若是倒閉,將會引發美國和國外更多的金融巨人倒下。

總統表情嚴肅地認真聆聽。鮑爾森當天稍早已警示過他,對 AIG 的行動可能勢在必行,他也知道我們的選項極其有限。無民間投資者有興趣買下 AIG 或借錢給它。而小布希政府沒有錢,也沒有去救它的權限。可是 AIG的許多關係企業若有足夠的價值,可做為融資的抵押品,聯準會就能借錢給它,使它繼續營運下去。

如同他在此次金融危機期間一貫的回應,小布希重申他信任鮑爾森和我的判斷。他說,我們應該採取必要的行動,他也會盡可能地扛起政治責任。我感謝他的信任,更感謝他肯不顧對個人和政黨可能的政治後果,去做對的事情。獲得總統的支持十分重要。另一方面,總統基本上是在告訴鮑爾森和我,美國和全球各經濟體的命運掌握在我們倆手中。

我們接下來的會議,則是當晚六點半在國會大廈,應對起來更加棘手。鮑爾森、我及國會領袖們,擠在一間狹小的會議室裡。眾議院議長南希.裴洛西(Nancy Pelosi)無法參加這次匆忙安排的集會,不過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哈利.雷德(Harry Reid)和眾院少數黨領袖約翰.博納(John Boehner)都在場,另外還有參院銀行委員會主席克里斯.達德(Chris Dodd)、眾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巴尼.法蘭克(Barney Frank)、及其他數人。

鮑爾森和我再次解釋 AIG 的情況,和我們提議的因應方案。我們被各種問題圍攻。國會議員們問到,聯準會是否有借錢給保險公司的權限。一般情況,聯準會只獲准融資給銀行和儲蓄機構。我說明《聯邦準備法》(Federal Reserve Act)一項針對大蕭條時代的條文:第十三條第三款,賦予我們在「特殊與緊急狀況」下,可以借錢給任何個人、合夥公司或股份公司。議員們想要了解讓 AIG 倒閉的後果,和融資後的償還方法。我們竭盡所能地答覆:「是,我們認為這個步驟確屬必要。」「不,我們無法做出保證。」

隨著問題漸漸減少,我望過去,看到雷德參議員疲憊地用雙手搓著臉。最後他終於開口。他說:「主席、部長,謝謝你們今晚來到這裡,告訴我們這些,並回答問題。這對我們很有幫助。雖然你們聽到一些評語和反應,但請不要把任何人在此說的任何話,誤認為代表國會對此行動的認可。我要說得非常清楚,這是你們的決定和你們的責任。」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