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俄羅斯聯邦幅員廣闊,面積 17,098,242 平方公里,覆蓋地球九分之一陸地,從東到西一共有十一個時區,意思是當居住在最東方「堪察加時區」的戰鬥民族進入 2016 年時,最西方的「加里寧格勒時區」的同胞們,可能還在趕辦年貨採買跑趴物資,而依時區不同,有的地方則正酒酣耳熱,熱烈慶祝。

而我所在的海參崴,也有自己的「海參崴時區」,這個時區比臺灣快兩小時進入 2016 年。

由於工作性質,所以儘管多達十一天的俄國年假早已歡樂登場,但是我幾乎都跟一群俄國同事處於值班的狀態。12 月 31 日,時近午夜,燈紅酒綠,香檳備妥;繁弦急管,樂聲大作,碰杯之聲不絕於耳,談笑之語此起彼落,雖在工作中,但是畢竟身在跨年的歡樂氛圍之中,我開始一邊寫下新年心願,一邊期待跨年煙火。

大約十一點四十五分,大廳的大型屏幕突然降下,音樂聲戛然而止,莫斯科紅場的畫面出現,熟悉的克里姆林宮(Moscow Kremlin)與五彩繽紛的聖‧瓦西里大教堂(Saint Basil’s Cathedral)加上皚皚白雪,端的是典型俄羅斯的景色。

不一會兒,電視中出現了熟悉的面孔,原來是俄羅斯聯邦民意居高不下的總統普京(Vladimir Vladimirovich Putin)事先預錄的 VCR,在 2016 年新年鐘聲即將敲響時,按照傳統,俄羅斯總統普京發表了對全國人民的新年賀詞:「尊敬的俄羅斯人民!親愛的朋友們!幾分鐘後,我們即將迎來嶄新的一年——2016年。從兒時起我們就熟悉這辭舊迎新的美好時刻,我們懷著喜悅、希冀和迫不及待的心情等待著這一刻,我們相信它是美好與光明的……」

包括我在內,現場所有同事與賓客仔細聆聽總統的新年祝辭,致辭中普京特別感謝軍人、讚揚他們英勇地打擊國際恐怖主義、在國外捍衛祖國的利益時,我偷偷看了一下其他俄國同事的神情,大家都對他充滿孺慕之情。

不過當我聽到「在過去的 2015 年裡,我們慶祝了偉大的衛國戰爭勝利七十週年。我們父輩、祖輩的歷史、他們在危難之際所展現出的團結和精神力量為我們樹立了榜樣,他們曾經也必將一直幫助我們充分應對當今的挑戰」時,已經感覺這段致辭好像冗長了一點,看看手錶,心中「哇」了一聲──居然已經十一點五十七分了!我忍不住問同事:「總統都講那麼多嗎?」
同事說:「對呀!」
我說:「已經快十二點了,馬上要放煙火了。」
同事好像覺得我小題大作,聳聳肩蠻不在乎地說:「他會講『跨年』喔!」

「新的一年馬上就要來臨了,讓我們為彼此祝福成功、快樂和幸福。感謝彼此的理解和支持、體貼與陪伴,當然,也一定要為俄羅斯的繁榮昌盛乾杯!祝大家節日快樂,2016 新年快樂!」普京講完的同時,影片場景轉變為克林姆林宮的「救世主塔樓」(Spasskaya Tower),鐘聲響起,表示 2016 年已經到來,我趕緊依照俄國的傳統,把許好的願望點燃丟進香檳中一口飲下,衝出門外,欣賞「下半場的煙火」。

煙火施放完畢,我返回室內,與同事互祝新年快樂,並且討論起剛才的總統致辭。
同事問我:「剛才聽得懂我們總統說什麼嗎?」
我說:「除了一兩句沒聽清楚,其他的都了解。」
另一個同事問我:「你們的總統也有新年祝辭嗎?」
我說:「以前有,不過是在農曆年的除夕,後來就沒有了,現在每一家電視臺都在播放綜藝節目。」相信很多人都對當時經國先生的浙江口音記憶猶新吧。
每一位同事都表示不可置信,問我「後來為什麼沒有總統致辭了?」這個問題我倒是沒想過,但是有可能跟後來的「民主化」有關。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熱愛戰鬥總統!

反觀普京,就算目前的盧布仍然跌跌不休(一度跌到一美元兌換八十盧布),但是俄國人並未把矛頭指向普京,「檯面上有誰能取代他?」同事眾口同心。

這樣的領袖情節,也反映在相關商品上,封面上印著「一整年都跟總統在一起」,類似總統寫真集的普京月曆,每個月都附上一則普京的名言佳句(類似《蔣總統嘉言錄》),當然露點秀肌肉是免不了的,洛陽紙貴,銷售一空,熱賣的程度讓任何偶像明星望塵莫及,連 CNN 都特別專題報導,甚至連許多臺灣的朋友都還託我在俄國代購。

這股「普京熱」從上個世紀的最後一天開始愈燒愈旺,經過了十六年依舊紅火,不知羨煞多少前「政治金童」,看完文章後也想買本普京月曆?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1. 民主的困惑
  2. 從集權到民主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