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不過,自從來到俄國工作,這樣的「唐日榮式」的豪華禮車,倒是經常看得到。因為俄國的新人相當願意花錢租幾個小時的豪華禮車,在車上與親友飲酒作樂,並享受眾人的注目禮,以及過往車輛按喇趴致意的小小虛榮,絕對物超所值,不亦快哉。這樣的俄國新人所在多有,每當看到加長型禮車,不必看車前的鮮花、汽球與緞帶,就知道車內坐的必然不是俄國寡頭,鐵定是踏上紅毯那一端的新人。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人我生活完結篇:快樂地結婚吧,戰鬥民族!

眾所週知,俄羅斯的冬季酷寒低溫,雖說想結婚的還是會結婚,不過夏天結婚的好處是除了溫度宜人,風光明媚之外,新郎穿上西服革履,新娘身披雪白婚紗,不至於在白雪下和寒風中凍得打哆嗦。每當看到平常比較吝於分享笑容的俄國人笑得那麼開懷,沈浸在結婚的幸福時光時,我也樂得沾沾喜氣,分享喜悅,在一旁喊一聲「Поздравляю」(恭喜)祝賀他們,與親友團融為一體。

每年到了八、九月,俄國的夏季已近尾聲,這個時候在俄國的各個知名景點,總可以看到一輛輛禮車載著一對對的佳偶,以及一車車的觀禮家屬,還有燦爛笑容不比新娘遜色的俏麗伴娘群,帶著香檳與簡單的茶點,舉行露天慶祝儀式。特別是每逢週末週日,有更多的新人趁著假日在戶外拍婚紗照,講究點的,甚至還出動空中攝影機,施放汽球,當然啦,邀請至親好友見證他們的人生重要時刻,也是中外皆然。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人我生活完結篇:快樂地結婚吧,戰鬥民族!

婚禮出動空拍機!

蘇聯解體後,大多數的俄國人恢復以東正教為主要信仰(超過一億人),「信眾們」雖然不見得每個星期天都上教堂,每個節慶都參加禮拜,但是到了結婚這個人生中的大日子,還是常常看得到新人們前往教堂,希望自己的婚姻能在朗朗聖歌與裊裊香煙外加神職人員的禱告中,得到上帝的祝福。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人我生活完結篇:快樂地結婚吧,戰鬥民族!

除了上帝,俗世間舉杯慶祝的祝福自然也不可少。一般對俄國人飲酒的印象,不外乎不分各種場合,一律手執一大瓶無色透明液體,然後倒入杯中,一口飲盡,沒錯,那是伏特加。不過,事實上在俄國人的各種重要歡慶場合中,啜飲香檳(Champagne)才是主流,總統普京也會在新年露臉時拿著香檳問候舉國的同胞。

香檳嚴格來說僅限產於法國香檳地區,還得要是依一定的方法釀造出來的葡萄氣泡酒。

但是,俄文中的氣泡酒(Шампанское),也是由法文音譯而來的外來語,就叫香檳。俄國人喝香檳酒的心情,簡直可與愉悅畫上等號,香檳倒入杯中後上升的氣泡,彷彿愈來愈high的愉悅感。每當慶生或升職,適逢耶誕或新年,都要開香檳,就連我上次搭乘熱氣球降落後,除了獲頒一張上面寫有我的姓名與飛行時間,再外加熱氣球最高飛行公尺的「證書」之外,等著我的還有「啵」一聲冒著氣泡的俄國香檳。這樣的待遇,好像我是第一個飛上太空,剛降落到地球的蘇聯宇航員加加林(Yuri Alekseyevich Gagarin)一樣,甚至小朋友也有孩童版的無酒精香檳。如果有機會到俄國人家中作客,別忘了抬頭看看天花板,常常能發現上面留有香檳軟木塞撞擊的痕跡(軟木塞噴出的速度可達到每小時四十公里),如果詢問主人,想必他一定會娓娓道來這個(些)痕跡背後的難忘回憶。所以像結婚這麼高興的事情,不管在室內或是室外,佳偶天成的新人們,一定要開(好幾瓶)香檳慶祝才行。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人我生活完結篇:快樂地結婚吧,戰鬥民族!

童話中公主與王子的結局是我們從小到大最嚮往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決定把我所見到的甜美溫馨俄國婚禮,當成專欄完結篇的原因,「我們俄國人不像美國人那麼天真,相信『HAPPY ENDING』」,在一次討論尼古拉二世的小女兒阿納斯塔西婭(Anastasia Nikolaevna of Russia,也就是電影「真假公主」故事中的女主角)到底是否九死一生逃出共黨魔爪一事,老師潑了我一盆冷水。而在俄國的現實生活中,公主與王子結婚後,擺在眼前的是俄國的離婚率,其實也像那香檳的氣泡節節高昇,一度還曾高居世界之最。不過,至少在那彷如南瓜車的加長禮車中時,一切如此美好。

這一年來,我把我在俄國生活中看到的酒、車、雪、鮮花、食物、銅像甚至靜電與哈士奇都寫成文章(連韋小寶都出現過),只是還有許多構想已久,但還沒來得及執筆的玩意兒,不禁讓人驚嘆匆匆一年居然就過去了。畢竟俄國那麼大,在莫斯科能寫的,絕對與在庫頁島的南薩哈林斯克(Yuzhno-Sakhalinsk)大不相同,應該也沒有什麼人能寫完俄羅斯吧!我只希望一篇篇的文章,能讓大家能對這個國家有多一點的認識。老實說不少俄國人搞不清楚Taiwan與Thailand,與其被動地抱怨,不如張開雙手,率先主動瞭解與接觸俄國,也想辦法讓俄國人有機會多知道Taiwan R.O.C.一些。。

謝謝所有讀者一年以來的支持,只要我的人我(俄)生活繼續下去,我還是會持續地寫,還請繼續支持指教;也在此特別感謝「閱讀最前線」給我這個發表的平台。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人我生活完結篇:快樂地結婚吧,戰鬥民族!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俄羅斯
  2. 俄語會話寶典
  3. 齊瓦哥醫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