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elek
1986年生於打狗鹽埕,胸無大痣。一不小心這世人就太浸淫讀書,跟諸事諸物不免隔閡了些,離人群稍遠,偶爾也會後悔。與朋友合著《擊落導彈的方法》。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一定要把積欠的專欄文章寫完,最好再多寫兩篇。一定要把落後的翻譯進度趕回來。一定要花時間陪家人說話,一起做吃飯以外的事。一定要把再重新思考自己現在的狀態,檢討大方向。

二、覺得自己在剛過去那年最大的成就是什麼?(從練成單指伏地挺身到終於看過《星際大戰》都可以)

都還不太滿意,改善空間仍大。我似乎提出了一些別人沒提過的看法,但並未兜串得更完整、更有體系,「話講不清楚」這點猶待改進,具體這兩個字怎麼寫啊(朝自己吶喊)。勉強要說一項成就,大概是嘗試經營或可稱為多面向的生活,竟然人還沒崩壞、生活還沒瓦解。感謝信任我的人。

三、認為自己在剛要來這年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從提早三個月交專欄稿到和老闆對罵都可以)

智識上「坐吃山空」的感覺揮之不去,要撥出充分的自主閱讀和學習時間來挽回,只能向自己的怠惰脅兌了。其次,修養的工夫讓我很迷惘。我仍然覺得,情緒上來的時候一口氣噴發、事後再道歉彌補,這套路其實比較適合我。只是前一年裡有好幾次,我在道歉彌補的同時清醒地知覺:可以不必這樣的,縱然她/他(至少口頭)原諒你,但可不可以把自己安頓得更小一點,讓出更多位置給事實,而且即使事實容許我發怒,也不濫用這項便宜呢?

四、2015 的遺珠書單(2015 年讀過,最想向讀者推薦的五本書,最多十本,講一下推薦原因)

遺珠究竟相對於什麼呢?公共領域已經開出來的那些書單嗎。不如來聊我不一定有看完,但可能有意思的書。

  • 浦澤直樹+長崎尚志《Billy Bat》:連載中的漫畫,我看到單行本第十集。浦澤直樹(在此謹以漫畫家的名字代表跟他一起工作的整支團隊)說故事的套路和繪畫技法,從《Monster》以來沒有太驚人的轉變,看久會膩。不過這次長期跟浦澤合作、負責腳本與人物塑造的長崎尚志(伊藤潤二《憂國的拉斯普金》也有他的功勞)似乎 level-up,野心甚大的《Billy Bat》這回要重兜近代史(故事有一部分發生在近世)[1]的重要事件和瀰因(meme)。至此,讀《二十世紀少年》讀得皺眉的朋友心裡響起爛尾的警報,有的,我這邊也有響,不過,光是目前為止展開的再現與實在的辯證就值得思考。長崎顯然有意拆解美式文化的正當性,美式文明在故事中也常常被酸。不妨搭配《當神話開始思考》來攻錯。
  • Walter Benjamin 《Radio Benjamin》:這本才看一點點。思考媒介的人至今仍受班雅明的思想滋養,不過我看這本書才知道,班雅明自己做過廣播節目,對象是少年人,當時的腳本彙編成這本「餘音繞樑」的文集。第一部分收錄29則廣播腳本,主題都很有意思,像是「柏林方言」、「柏林玩具之旅」(做了兩集)、「老德國的盜匪集團」等。第二、三部分是廣播劇等班雅明的作品,第四部分則是關於廣播的思考。讀其腳本,彷彿在餐桌邊就著收音機收聽,笑話、軼事、掌故等一則接一則,可以當作更鬆散的《單向街》。
  • 小熊英二《活著回來的男人》:好看的口述史。可以當成連續劇看,為顛沛的戰俘營生活難過,為苦盡甘來而欣慰,謙二老爹也挺可愛的。可以側窺日本的發展史,揣摩如何運用知識鋪墊出時期的景深。「庶民的判斷往往會在細節上出現錯誤,但對整個大環境的判斷卻屢屢正確。」自以為通透其實搞不清楚狀況的,往往是「踏冊人」。
  • 石井光太《神遺棄的裸體》:伊斯蘭世界裡,違常的、叛逆的,或是付諸交易的性,長成什麼樣子?石井光太從印尼旅行到巴基斯坦、阿富汗,想了解伊斯蘭世界所禁制的性。石井做的事情有點像十九世紀那些旅行家和冒險家,雖然深掘的是其他文化不欲張揚的一面,但現實的抵制與意志受到的煎熬是一樣的。石井報導的故事有細節,有衝突,社會學的倫理委員會絕不容許他的作法--所以我們也鮮少見到社會學生產相關知識--但正是因為他採行他報導的人所採行的邏輯,才揭開每個社會都有的那層遮羞布。在其他報導者質疑他之前,我接受他的故事,由此出發「重新認識自己,去理解我們與鄰人的關係。」
  • David Graeber 《為什麼上街頭》、Saul D. Alinsky 《叛道》、吳勇毅《左工二流誌》、小熊英二《如何改變社會》、簡錫堦《弱者的力量》:這幾本目前只讀完《左工二流誌》。對我來說,這群書針對的是人民如何組織起來(而比較不處理國家、代議政治、政黨政治,或行政的範疇),圍繞著兩個主題:戰略面「什麼是基進」及抵抗戰術。吳勇毅的書本身很有趣,既是鬥爭手段,不缺八卦,智識上他也把身心狀態跟身體所承載的事物,我們一般說氣場、氣概、氣勢的東西,帶進抗爭運動現場,給予歷時的分析。吳勇毅談了許多「改造」成敗的因緣,引我去想:我就是不想「蹲下去」投身運動,那我能不能佔別的位置而在倫理上無愧,甚至實質上有所貢獻呢?這就牽涉到我最看重的戰略目標(例如鬆動性的階序)及相應的對策。希望能受教於還沒讀完的其他幾本書。

註釋

  1. 此處近代與近世用日文的概念。近代是指漢語的現代,modern;近世是指漢語的早期現代,early modern。
elek之真是個顯而易見的圈套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