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拼出一個展?】不要停止閱讀:逛書展,可不只是逛賣場!
圖片來源:林育璞

【怎麼拼出一個展?】不要停止閱讀:逛書展,可不只是逛賣場!

老招牌釋放新滋味:爾雅、文訊「聯手敲響台灣文學」

在展場中還有一角讓人驚喜與驚訝,樸素的木料搭起一座房屋的骨架,鵝黃色的燈光照映下,創造出溫暖而明亮的氛圍,這裏是「爾雅出版社」以及「文訊雜誌」的聯合攤位,純文學出版及雜誌的兩個老字號招牌,今年初次攜手參加了台北國際書展,而對文訊而言更是書展初體驗。

【怎麼拼出一個展?】不要停止閱讀:逛書展,可不只是逛賣場!
攝影/林育璞

爾雅是 1975 年創辦的純文學類出版社,文訊雜誌則創刊於 1983 年,分別走過 40 年、30 年光陰的老出版社和老雜誌社,今年不只是走入書展初體驗,也嘗試用以具創意的攤位裝潢讓人耳目一新,並採取新的行銷方式吸引年輕讀者。《文訊》雜誌社長封德屏說,「『文訊而立,爾雅不惑,聯手敲響台灣文學』這是我們合作大大的心願,希望可以讓讀者看到老的出版社,認識不同的文學風貌。」

在爾雅文訊的聯合攤位還可以看到,以文學為主題的文化空間 「紀州庵文學森林」也佔了攤位一角。由於老出版社缺乏新的行銷資源,因此與《文訊》同屬台灣文學發展基金會、近年屢有成功活動行銷經驗的「紀州庵」,便成為聯合攤位的主要策劃與執行,偕老出版及雜誌社一起,在展場打造出亮眼的角落。攤位設計的部分概念來自日本和室,採用淺色木料來搭建,並有紙門、古傢俱、仿日式燈籠加以裝飾;因聯合參展的因素,比鄰而居的文訊、爾雅、紀州庵展區可互通有無,木造屋檐下,彷彿是個溫馨的家。

【怎麼拼出一個展?】不要停止閱讀:逛書展,可不只是逛賣場!
紀州庵攤位上擺放紀州庵照片以及出版品。攝影/林育璞

文學老出版社的蛻變與進化

文學老出版社這次參與書展,或許也不必太過意外。這一兩年,爾雅出版社與文訊雜誌也紛紛因應時代潮流的演變,嘗試不同發展文學可能性的新路。2015 年 9 月,爾雅更新了網站的面貌,作為成立 40 年的里程碑。他們開始善用網路傳播,調整作者、出版社與讀者的距離。過去的老出版社爾雅,只專注在書籍出版、提供書訊,現在更希望能進一步成為作者與讀者互動的平台。另外因應數位化時代的潮流,也投入了《出版圈圈夢》、《隱地看電影》等 25 部作品的數位化。

而文訊雜誌長年致力於文學史料的蒐集、整理及研究,在今年初他們完成了數位典藏資料庫「文訊雜誌知識庫」,將過往《文訊》雜誌第 1 期至 350 期的紙本內容全面數位化,以回應眾多讀者對數位化閱讀及資料庫使用的需求。另外也與國藝會共同合作推動「小說引力:華文國際互聯平台」,緊密聯繫各地作家、評論者及專業人士,期待藉著網路傳播的多元介面,觸動讀者閱讀興趣,促進優質華文作品的國際能見度。

【怎麼拼出一個展?】不要停止閱讀:逛書展,可不只是逛賣場!
攝影/林育璞

爾雅 40 年來出了 800 本純文學類書籍,年近八旬的爾雅負責人、詩人隱地說,過去爾雅出版的《年度詩選》、《年度散文選》、《年度小說選》是他的夢想,為的是保存下完整的時代風貌,讓未來的讀者得以親近、甚至作為社會學研究用途。

近年國內文學出版銷售一路下跌,隱地經歷過一書印刷十萬本到一千本的景狀,堅持 30 年的《年度小說選》也止於民國 87 年。雖然現在似乎已到了文學逐漸式微、出版寒冬的時代,但這群文學出版人仍滿懷熱血。隱地說:「只要每個人覺醒,每個人的影響力是無限的,我真心盼望這樣的世界。」

在 2 月 17 日舉辦的「文學的桃花源:隱地與爾雅作家群」書展活動,隱地與張曉風、席慕蓉的座談現場擠得水泄不通,這盛況讓封德屏感動:「我們似乎又看到了文學的希望。先不管這對實際賣書有多少助益,我們興奮的把它當作對出版人寫作人的禮讚吧!」

而立之年的文訊,不惑之年的爾雅,依然充滿活力,執著於文學出版之路的生生不息。

國立大學出版社聯展:「學術作為一場競技」

一般書籍都不容易賣了,那麼作為「學術出版」的出版社,又該如何推廣學術書籍,在殺得火熱的書展中使讀者駐足呢?

今年大學出版社聯展匯集包含台大、政大、交大等 10 家大學出版社,以「學術作為一項競技」為主題,將展場攤位佈置成項羅馬競技場的樣貌。以木作打造扇形的開放式廣場,並延伸出階梯式聽眾席,提供研究者、作者、讀者在這座舞台,展開如競技般的學術知識交流。

【怎麼拼出一個展?】不要停止閱讀:逛書展,可不只是逛賣場!
攝影/蔡宜蒨

負責此次統籌的台大出版社表示,競技代表的並非是競爭,而是打破校園的學術高牆,讓作者和讀者互動,「希望讓讀者體會學術是一種生活態度和面對世界的方式。」

今年活動總共有 70 位學者參與,舉辦36場講座,主要分為兩大系列,包括「大師系列」及「泛學術系列」講座。大師系列講座共 6 場,包括由知名小說家白先勇導讀「紅樓夢」,帶讀者齊遊大觀園;而泛學術講座共有10場,嘗試結合社會脈動,從學術觀點探討時下熱門議題,包括由最近的熱門戲劇「琅琊榜」解析南朝文學的恩怨情仇,或從動漫社會學探討「為什麼腐女喜歡看 BL」等,嘗試把學術變得有趣。

【怎麼拼出一個展?】不要停止閱讀:逛書展,可不只是逛賣場!
攝影/葉菀菱

學術出版對於學術發展很重要,許多人文社會類的學術著作無法立即反映在市場價值上,但透過大學出版社出版,就能繼續讓知識交流、傳播,這對知識的發展累積是至關重要的。

「你可以不去書展,但不要停止閱讀」

國際書展已舉辦了 24 年,長久以來,對於國際書展的定位和面貌,始終存在著不同的看法及討論,但無論未來會如何演變演進,書展的本質及主要任務,仍在於推廣閱讀,透過閱讀連結群體、媒介作品與讀者。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最近出爐的數據顯示,台灣的人均出版書藉量並列全世界第二名。作為華文世界唯一擁有出版自由的國家,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在中國遭到噤聲的作家作品在台出版,比如文革世代的楊絳,六四世代的王丹,乃至海外學人如袁紅冰,或者流亡中的西藏領袖達賴喇嘛,皆曾在台出書。我們應該更加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自由 。

唐山書店老闆陳隆昊在受訪時說過:「你可以不去書店,但不要停止閱讀。」但這話悲壯得過於帥氣,書店作為生活中接觸閱讀的重要基地,還是應該要支持。或許我們換句話說:「你可以不去書展,但不要停止閱讀。」書展是一時,但閱讀應該要永恆。

【怎麼拼出一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