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加多斯是個導演,從沒想過自己要寫小說。幾年前,他拿到了一個極佳的題材,寫好了劇本,卻一直找不到電影公司拍攝。加多斯不願意浪費這麼好的題材,乾脆先把它寫成小說,沒想到這本小說不但成為國際暢銷書,而他在寫小說的過程裡想到了修改劇本的方式,所以在小說熱銷的時候,電影也真的拍出來了! 這個讓加多斯不願意放棄的題材,其實是他父親與母親的故事。 我爸媽的戀愛故事,比小說更離奇! 完整文章
讀《我在衣櫥寫作的日子》感覺妙趣橫生,聽作者侯曼‧普耶多拉斯講話也充滿笑點,不是忽然翻出警察證件對著鏡頭說「你被捕了!」,就是敘述自己怎麼破解魔術中的騙人手法。侯曼認為閱讀和寫作是自己最大的熱情所在,從訪談當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瘋狂~ 作家是超完美的職業! 完整文章
原來只是寫個短篇參加比賽、後來發展出獨到世界觀的《獵魔士》系列作者安傑‧薩普科夫斯基,在難得的訪臺行程當中,談到自己的創作經驗、與眾不同的設定重點,以及對於「作家」這個職業的想法。 寫作不只是工作,還是靈魂 (※因錄製技術問題,部分段落混有雜音,祈請見諒) 完整文章
以《忽然一陣敲門聲》、《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等短篇集讓臺灣讀者眼睛一亮的艾加‧凱磊,對於作品被改編(他的經驗豐富)、靈感的掌握、作者與故事之間的關係,以及身為以色列作家但對於宗教並沒有僵化敬意的原因,都在 2016 年初訪臺的受訪紀錄當中,風趣輕鬆且認真地一一談起。 我的作品就像雞尾酒,歡迎加入你的想像力!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以下為 Readmoo 閱讀最前線與妙莉葉‧芭貝里(Muriel Barbery)的專訪摘錄,並些許涉及《精靈少女》故事內容。 Q:這些旅行對您的寫作帶來了什麼樣的刺激?在哪些層面呢?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你永遠都會得到很多驚喜,這就是寫作最有趣的部分,七年前如果你告訴我我之後會寫一個以鄉村為背景而且跟精靈有關的小說,我自己也會覺得好笑,這個小說完全以我沒預料的方式出現了,這也是寫作帶給我的樂趣,這完全超出我自己的期待。」妙莉葉‧芭貝里(Muriel Barbery)如此說道。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時,他寫了 117 封除了收件人名字之外、內容一模一樣的信,給 117 個不同的女孩,你可以看出他真的很想交女朋友;」年近七十的彼得‧加多斯笑得很淘氣,「那時他只能用手寫,所以需要重覆寫了一百多次,從這裡你也可以看出:他真的相信某件事。」 匈牙利導演彼得‧加多斯口中的「他」,指的是自己的父親。 1998 完整文章
文、攝影/陳心怡 放下教學工作逾 20 年的白先勇,兩年前因老友一句「現在學生沒有耐性從頭到尾看《紅樓夢》了」,力邀他在台大開課講紅樓,油然升起一股使命感的白先勇於是點頭:「不看《紅樓夢》,那還了得?」台大這門《紅樓夢》人文講座,就在白先勇一回一回從頭帶讀下展開。 當時選課的人很快就爆滿,事隔兩年,在日前剛結束的 2016 完整文章
文/小 K 木桌上的原味臺啤,玻璃杯,垃圾桶內堆高的壓扁啤酒罐,以及一位戴著灰半框眼鏡,大耳朵,額前白髮略捲,臉色紅潤的老先生;雖然看起來像個窩在爐邊的慈祥老爹,但事實上他辛辣機智,說話偶爾夾帶髒字,邊受訪邊喝乾數罐啤酒,還是個重度貓奴──他是寫出「獵魔士」系列,引領波蘭奇幻文學潮流的大師:安傑‧薩普科夫斯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好點子就像生物,例如蝴蝶,你想讓它鮮活地存在,就得把它寫下來;」艾加‧凱磊說,「否則的話,它就只會成為死氣沉沉的標本,甚至消失。」 2014 年以《忽然一陣敲門聲》讓臺灣讀者驚豔於短篇與極短篇魅力的以色列作家艾加‧凱磊,2015 年底出版第二本繁體中譯作品集《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並在 2016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