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譚健鍬

據古代文獻記載,中國歷代帝王的長相多半要不其貌甚偉,就是奇異不群,比方「皇帝」的始作俑者──秦始皇嬴政,到底是英武瀟灑,還是身形猥瑣?

可惜史冊語焉不詳,只留下司馬遷的片言隻語,而且還是旁人轉述。時下許多名人視不雅照或狗仔鏡頭為洪水猛獸,必欲除之而後快,嬴政也是嗎?

關於嬴政的相貌,現存最早的記載見於《史記.秦始皇本紀》,轉述尉繚形容:「秦王為人,蜂準、長目、摯鳥膺、豺聲,少恩而虎狼心。」

「蜂」亦作「隆」,高的意思,「準」就是鼻子,可見他長著一副高鼻梁。至於「長目」,從兵馬俑的古代關中人外貌推敲,讓人聯想起今天陜西人的特徵之一──丹鳳眼。不過,在古文裡,經常出現「蜂目」這個貶語,形容面貌暴戾、凶相畢露,此處的「長目」是否帶有其他含意,還有待進一步考證。或許嬴政的五官不算醜陋,帶些英武之氣也是可能的。再說,他的母親趙姬是邯鄲舞者,乃一絕色美女,令其父一望而神魂顛倒,可見面容姣好,照理嬴政有她的遺傳基因,長相應該也是可圈可點。

至於豺聲,郭沫若先生認為是氣管炎導致的細尖沙啞,這點值得商榷。早於嬴政時代的《左傳》,以及曾到大唐學習、任官職的新羅(今韓國)詩人崔致遠,都提到「豺聲」是形容為人殘忍暴虐,並非專指具體的聲音,[1]郭老認為是病理狀態就有點捕風捉影了。

如果只是這樣,那麼嬴政大概不至於太介意外貌,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別忘了嬴政還有「摯鳥膺」,這常指胸骨的異常突起,不禁令人聯想起維他命D不足所導致的佝僂症。

佝僂症是一種骨基質鈣化障礙的疾病,在嬰兒期較常見,起因於體內鈣、磷代謝紊亂而使骨骼鈣化不良。紫外線照射不足、食物中鈣、磷含量不足或比例不當、生長發育過快,致使維他命D的供應量不足、慢性呼吸道感染、慢性腹瀉和肝、腎異變等慢性疾病,以及影響鈣、磷吸收的種種因素都是幼兒產生佝僂症的原因。

由於嬰兒生長發育特別快,對維他命D和鈣的需求增多,因此最易發病,但佝僂症發病較緩慢,一般難以及時發現,不易被重視,往往錯過治療的黃金時機,使得生長中的長骨幹骺端軟骨板和骨組織鈣化不全。此病主要臨床表現為骨骼異常,如兩側肋骨與肋軟骨交界處膨大如珠,胸骨中部向前突出形成「雞胸」,或下陷成「漏斗胸」,胸廓還會「肋緣外翻」。

其實只要多晒太陽,及時改善營養,小孩的佝僂症是可以治癒的,但若錯過時機,嚴重者就會留下骨骼畸形的後遺症。嬴政,這位本該儀表堂堂的千古一帝,極可能就是罹患了佝僂症!

童年顛沛流離,終成一代暴君

嬴政的成長經歷似乎印證了這一切,他並非自幼錦衣玉食,趙國邯鄲才是他的出生地。當時,雖然他的曾祖父秦昭襄王如日中天,祖父安國君為內定接班人,但父親嬴異人(子楚)只是安國君眾多子嗣中默默無聞的一位,可有可無,還被扔到趙國當人質,母親趙姬則是呂不韋贈送的江湖舞女。

從小生長在異國他鄉的嬴政,十三歲才因父親發跡而榮歸秦國故里。由於幼年長期在敵國顛沛流離,東躲西藏,動不動就受到趙人的死亡威脅,因衣食不繼而營養不良,導致缺乏維他命D是極有可能的。

其次,據考證嬴政生於秦昭襄王四十八年正月,也就是隆冬時節,此時北方邯鄲的天氣定然異常嚴寒,剛喜得貴子的嬴異人、趙姬夫婦很可能害怕他受凍,將其長期養在室內,這更容易導致嬰兒接觸陽光不足。

再者,這對夫婦對嬴政的照料可能有所疏忽。此時的嬴異人正在呂不韋的策劃下,一步步巴結父親身邊的愛妾,幾乎把一生都賭在這場瘋狂的宮廷陰謀之上,心思完全沒放在兒子的身心發展上;而趙姬,一個毫無育兒經驗的少女,孤立無援,自顧不暇,對小嬴政的呵護也很難做到周全。

苦盡甘來,當嬴異人逐漸得勢並繼承王位之後,嬴政的處境才慢慢好轉。這時他的身體發育才終於有機會慢慢步上正軌,長成一位關中大漢。然而,幼年時不幸留下的骨骼畸形後遺症,卻像夢魘般永久地留在身軀,鑲嵌在他的心靈中。

歷來關於嬴政焚書坑儒的原因,爭論頗多,而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置千古罵名而不顧,放肆銷毀六國各種典籍和紀錄檔案,是否也肇因於考慮到自己殘損的外貌特徵,不宜後傳呢?

嬴政在秦國的統一戰爭中,延續先祖們的殘暴不仁,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取得天下之後,繼續制訂嚴刑峻法,「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又長年累月大肆營造各種國防工程和私人樂園,視百姓生命如草芥!於是,民怨沸騰,人心惶惶。秦始皇去世不久,大規模的農民戰爭便席捲全國,很快就將嬴政一手打造的超級帝國打碎,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也許正是兒時的生理缺陷使他備受歧視,導致嬴政成年後的心理不健全,潛在的自卑感終於誘發出敏感多疑、報復性極強的暴君性格,這不僅對他個人、家庭,乃至對天下蒼生,都是極大的不幸!

註釋:

[1]《左傳》有「且是人也,蜂目而豺聲,忍人(殘忍之人)也」之說;朝鮮公認的漢文學鼻祖崔致遠,感慨唐朝兵災頻仍、民不聊生,在〈出師後告辭狀〉也提到「中朝多難,頃煩豹略,佇滅豺聲」。

※ 本文摘錄自《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