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楊照

幾年前,我曾應《聯合報》邀請,到高中大學去宣傳他們報紙裡加附的《紐時周報》,也就是全英文的《紐約時報》一週新聞集錦內容。

去到一所女中,時間早了點,兩位老師熱心接待我。兩個人竟然是大學就認識的朋友,當了老師後還能分在同一所學校服務。可是聊了幾分鐘,兩位老友竟然就在我面前爭執了起來,還差點失態翻臉。

爭執的重點──要不要將小孩送去上全美語補習班。一個已經送了,一個認為沒有需要。正因為我要演講的內容關係到學習英語,他們才會在我面前談起這件事,也理所當然認為我應該幫他們裁斷──小孩到底應該怎麼學英語?

我的回答:那要看學英語的目標是什麼?如果要學到能講一口字正腔圓的英語,那麼是的,小孩應該早早接觸、早早練習,不只是上全美語補習班,而是一路都必須幫他安排英語聽說環境,才有辦法維持到定型。

這樣回答的同時,我更想講的其實是──為什麼要學講字正腔圓的英語呢?在一個中文的環境中,得花下多大的力氣與投資,才有辦法講那樣標準的英語,可是如果換個環境,去看看在美國、在加拿大,沒受過任何教育的人,英語不都說得字正腔圓嗎?

從報酬比率上看,完全沒有道理在台灣學講標準英語,真要追求標準英語,搬到真正的英語環境,什麼事都不必多做,就能學會聽英語、講英語。

字正腔圓很重要?

換個角度再問:幹嘛學講字正腔圓的英語?學英語的目的如果是為了溝通,那麼有什麼腔調一點都不重要,甚至講得是不是流利都不見得那麼關鍵,重點應該是在,用英語到底能講出什麼樣的內容吧!如果一口字正腔圓的英語,只能用在各地的麥當勞點餐,讓人家誤以為英語是你的母語,那又有什麼用?

然而,很不幸的,以會話為主的英語教學,費了最大力氣教小孩講來講去,都是些生活上不需特殊知識、沒有什麼營養的話,那少少的一點字彙講得滾瓜爛熟,然而講完那些沒有內容的話,還有能力跟別人溝通什麼嗎?更進一步想,不大量閱讀、不接觸大量單字,各種領域的英文字沒認得幾個,講的腔調再好聽,當別人講話時,又能聽得懂多少內容?

學英文應該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透過英文接觸更廣大、更豐富的世界,例如,透過讀《紐約時報》,讀到中文媒體不會有的訊息,更重要的,中文媒體不會有的觀點。然而,我當然有理由會懷疑多少上會話補習班學英文的人,最後能讀得懂、讀得進《紐約時報》呢?

那次《紐時周報》的活動,跑了很多比較偏僻的學校,不是真的為了宣傳《紐時周報》,而是為了盡一點社會責任,想要傳遞訊息給教育資源比較少的學生,希望他們不要因為沒有機會學聽、學講英語,就放棄學習。用我自己的經驗,我努力想教他們如何擺脫聽說的壓力,從閱讀上學英語。閱讀沒有那麼多限制,自己抱著字典就能進行,更重要的,閱讀才能真正碰觸英文最有用、最有價值的部分。閱讀得來的內容,而不是強調聽、說、會話的內容,更有機會進入我們的生命,影響我們理解這個世界,深化對這個世界的體驗,英文也才有機會成為我們生命中真正的一部分,而不只是膚淺的工具。要花那麼大力氣、那麼多時間去學習,幹嘛只學到皮毛呢?

※ 本文摘自《別讓孩子繼續錯過生命這堂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