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上豪

根據歷史的記載,殷商的甲骨文能夠重見天日,應該歸功於清朝末年的官員,也是金石學家王懿榮,其發現過程雖然眾說紛紜,但有一個說法卻十分有趣,而且和中藥有關。

原來中藥本有一劑「龍骨」的處方,可以治療咳逆、瀉痢和便血。而這種「龍骨」,其實是指遠古動物的骨骸,而後來因為「龍骨」取得不易,因此用新發現的「甲骨」取代──河南的安陽還有人甚至世代以此為業。

讀到這段歷史,大家對文化的傳承可能比較有感,可是身為醫師的我,卻對「龍骨入藥」比較有興趣。這種可以稱得上「化石」的物件,竟能變身為治病的良方,讓人不禁讚嘆先民之膽量,證明了古代效法神農氏的醫師與病人應該不在少數。

你可能會因此覺得中醫博大精深,也可能會認為中醫的處方過於野蠻,但我認為「龍骨」只是小事一樁,如果和西方在中古世紀以來,一直流行到十八世紀的一帖治百病處方──「木乃伊」──相比,相信你會不由自主從頭皮發麻,瞬間傳到腳底。

先讓我們來看看十一世紀阿拉伯世界的名醫阿維森納(Avicenna)的處方。他認為木乃伊是治療膿瘍、骨折、癱瘓和心肺病,還有毒藥的解毒劑中不可或缺的「一味」──通常木乃伊不會單獨使用,而是被磨成粉之後,混在藥草、酒、牛奶或油裡面使用。

阿維森納用「mumia」這個字,來代替「藥用」的木乃伊,而這個字最後轉變成英文字裡的「mummy」,成為今日大家耳熟能詳的「木乃伊」的字源。但其實這個字起源於波斯,原本指的是單純的蠟,後來改成代表來自「Mummy」的瀝青,因而此字才傳到阿拉伯世界。

木乃伊入藥,源自用來防腐的「瀝青」

為什麼木乃伊會成為阿拉伯世界入藥的處方?根據歷史學者道森(Dawson)所整理的資料顯示,這事大抵從古希臘羅馬時代就有跡象了。原來,當時人們看到埃及人長期以瀝青作為木乃伊防腐的重要成分,許多人便開始研究起它的效用,並且試著將它作為治療疾病的藥方。

古羅馬帝國的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就在他所著的《自然史》(Natural History)裡,記錄了許多含有「瀝青」的處方:用來治療白內障及各種眼睛的發炎,對皮膚的感染與痛風也有療效;瀝青和酒混合,它便是咳嗽與氣喘的特效藥,當然在治療痢疾亦有意想不到的功用;瀝青配上醋,可以去除瘀血,治療風溼和腰痛;當然更不能忘了,瀝青和麵粉的組合,可以止血與促進傷口癒合。

十五世紀,西班牙地區的醫師專程到埃及尋找藥用的木乃伊,發現木乃伊竟有仿冒品。

這些誇大瀝青功效的處方,當然最後也傳到阿拉伯世界。道森指出,不知是對於瀝青的看重或是無知,最後連使用瀝青防腐的木乃伊,竟悄悄成為另一種具有療效的藥品,之後更被載入醫典,帶動了阿拉伯世界之後的幾個世紀,甚至傳回了歐洲大陸,將它當成「萬靈丹」──最後,出現了「供貨吃緊」的情況。

據傳,在十五世紀的時候納瓦拉(Navarre,在今日西班牙北部)王國的醫師蓋伊.德拉方丹(Guy de la Fontaine),造訪了埃及亞歷山卓港,企圖直接接洽供應木乃伊的商人。結果在這次的行程中,他赫然發現,由於挖掘出來的木乃伊不敷歐洲醫療上的需求,所以當地腦筋動得快的業者便以高超的手法,把某些無名屍或罪犯的屍體,仿造成了「古埃及製」的木乃伊。

想不到的是,蓋伊.德拉方丹醫師的發現並未造成很大的波瀾,當時仍有很多的名醫,還是發展了引誘病患掏錢出來買的神奇藥方,諸如 balsam of mummy(木乃伊香膏)、treacle of mummy(木乃伊糖蜜)等一些讓後世我們聽起來毛骨悚然的玩意兒!

不要怪我把甲骨文和木乃伊湊到一塊寫成文章,在我看來,兩者被「入藥」的道理是一樣的──不管是出於「無知」或者是「敬畏」,把遠古時代的「遺物」莫名其妙當成是治病的處方,這點中外皆然。翻開歷史,大家「嘗試錯誤」的過程,可都是「殊途同歸」啊!

※ 本文摘自《暗黑醫療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