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小野

我是一個盡量不插手、過問孩子求職和工作的爸爸,在這失業率攀高、求職不易,在有些父母親想盡辦法、用盡關係,都要替自己兒女安排工作的激烈競爭環境下,似乎是個異數。

從小許多事情我都很想靠自己來完成,但是爸爸總想插手幫忙,我猜他是想讓孩子知道,他是有辦法的人。從小參加校外的作文比賽,他硬要插手替我修改,拿到了全國第一名,我覺得很丟臉。讀大學時投稿到報紙副刊,順利被採用了兩、三篇後,爸爸的手又伸了過來,他說他知道副刊的一位編輯,他硬是要帶著我去謝謝他。爸爸帶著我去見對方,我很生氣,因為明明我是靠自己,他又剝奪掉我原有的光榮感。

兒子讀小學時參加一個校外的徵文比賽,我犯了爸爸同樣的毛病,暗示了他要如何寫。結果兒子真的得了獎,主辦單位轉由校長當場頒發獎狀、獎金,兒子假裝沒有聽到。同校的女兒回家告狀,我罵了兒子一頓。兒子哭著說,因為我有幫助他,他不好意思上台。其實該挨罵的是我自己,那不是愛,而是虛榮。後來我就學會了自我節制。

兒子用學校的畢業作品得了兩座電影金穗獎,他在得獎現場興奮得直喘氣,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說:「爸爸,我可以把我的獎座放在你擺金馬獎的那個櫃子裡嗎?」

老實說,那一刻我還真的有點想哭。他在美國花了好長的學習和奮鬥,就是在等待有點屌地說這句話。

Photo from Flickr by David Yu

※ 本文摘自《關於人生,我最想告訴你的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