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群星編輯室

當天晴好日出遊,面對大自然的美景不由得心生讚歎,回來總會與親朋好友分享哪裡哪裡好美好漂亮之類的話,想要再請對方「多說一點」卻再也蹦不出其他的形容了。彷彿他人僅從好美好漂亮這幾個字裡,就能體會你所感受的震憾。但怎麼可能?好歹該有一點「引人遐想」的文字吧。

詞窮的毛病怎麼治呢?讀這本書吧。

《自然與人生》正是一本引人遐想的書。作者德冨蘆花在日本文學史上赫赫有名,成名作《不如歸》原是在《國民新聞》上連載的小說,明治 33 年(1900年)一月集結出版後,成為當時的超級暢銷書。與尾崎紅葉的《金色夜叉》並列為明治時代的兩大新聞連載小說。挾帶著高人氣,緊接著在同年八月出版了隨筆雜文《自然與人生》,同樣獲得讀者熱烈迴響,奠定了蘆花在文壇上的地位。該書至今也成為了日本自然散文的經典之作。

《自然與人生》除了短篇小說〈灰燼〉,是描寫某地方豪族在西南戰爭後逐漸凋零沒落的故事外,全書多是謳歌自然之美,以及正視生活的現實,省思自身存在意義的篇章。

在字裡行間能感覺到,想必蘆花極愛自然,也熱愛生活,才能將自然與生活寫得如此鮮明。

且看他描寫相模灣落日:

太陽西斜時,富士、相豆一帶的群山如輕煙薄霧。此時的太陽,為名副其實的白日,銀光燦爛,令人炫目,連山脈都眯起了眼睛。
太陽再西斜時,富士、相豆一帶的群山染上紫色。
太陽更加西斜時,富士、相豆一帶的群山紫色肌膚上披上了一層金色的輕煙。

書中不少篇章都描寫了相模灣落日及富士山景,但幾無重複,每個時間點、每個季節景致皆不相同。另外,注意到了嗎?或許蘆花也喜歡繪畫,讀《自然與人生》時,文字是有顏色的,文章整體是視覺性的。閱讀《自然與人生》就像在欣賞一幅幅紙上風景畫與風物詩。

落日彷彿想要留住腳步一般。仰望天空,看吧,富士東北邊那一抹朱黃的餘暉,忽地像被注入了魂靈,赫赫燃燒了起來。

不僅落日,他寫山林,寫自家庭院的花樹、一陣飄雨、三日雲的變化等平凡景色,皆觀察細微,顏色飽滿充滿詩意,描繪往往神來一筆,完全不流俗套,而且讓人心之嚮往,身歷其境。說真的,在這個充滿雜質、污染喧囂、快要沉淪的世界裡,每每讀到如「聽到成熟的果球自動炸開後果實落地的聲音。空山中,方知何謂『靜寂』」時,彿彷就真的聽到了,就靜下來了。

《自然與人生》是療癒之書,增進了抒情能力,也洗滌了身心。

※ 本文摘自《自然與人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